新聞

2019年11月12日

2019/08/16 (週五) 12:37上午

非常人專訪 雙「生」合璧創經典「香夭」 王粵生唐滌生才華無人能及

香港粵樂大師王粵生(1919—1989)對粵樂創作和粵曲教育貢獻良多,他的成就,不只影響香港粵劇粵曲界,其作品之受歡迎程度,更遍及全世界。2019年適逢王粵生逝世30周年,香港中文大學,中國音樂研究中心和西九文化區及戲曲中心聯合主辦《紀念粵樂大師王粵生作品演唱會》,更舉辦多個講座供觀眾了解王粵生之生平。王粵生愛徒劉永全,偕同名伶新劍郎,李永恩博士於戲曲中心演講廳舉行《粵韻流芳、生生不息》,估不到這一講,竟在劉永全師傅口中,聽到了粵劇經典《帝女花之庵遇》、《帝女花之香夭》等名曲,王粵生創作靈感之來源,珍貴!(撰文/攝影:徐蓉蓉)

講座定名為「粵韻流芳、生生不息」,最初我還以為這個標題,只是為紀念王粵生而起。但是,「生生」兩字,竟代表兩位對粵劇界貢獻良多的宗師。「生」代表「王粵生」、「生」也代表唐滌生。上世紀五十年代,「生生」雙劍合璧,為香港粵劇界大量好戲好曲,佳作均以他們之心血灌溉而成。

講者劉永全、新劍郎及李少恩分享了王粵生的生平趣事和教學點滴。新劍郎表示,王氏生前作了不少曲,可能是作最多粵曲的人,新劍郎自己編劇時也會採用不少王氏的小曲,可惜上世紀50年代香港版權制度仍未健全,王氏未有為作品申請版權,但他的作品對本港流行文化影響極大。

李少恩則從撰曲的角度出發,指出王氏撰寫的曲目非常特別,既有粵樂、粵曲獨有的韻味,作品中亦體現出中西交融,充分代表本港50年代的音樂風格,認為他「對粵劇嘅貢獻係無可取代」。作為王粵生入室弟子的劉永全則表示,王氏本來在中大音樂系擔任揚琴導師,但他在上課時教授粵曲知識給學生,後來更在中大開設粵曲班,令「粵曲嘅地位提升咗唔知幾多倍」。

劉永全憶師父恩情

劉永全先生是王粵生的徒弟之一,甫開講,說到已逝恩師,劉永全師傅仍以「師父」尊之。「父」是「父親」之意,「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在劉永全師傅身上,我看到了中國人尊師重道的美德,縱然日子已過了不知多少時候,縱然王氏已逝多年,但是,提到王氏,劉永全的語氣突然帶着「童真」,「生哥說……」「生哥這樣說……」,在此禮義全無的時代,我更珍惜這份念情念恩的心。

劉永全記得,他跟隨王粵生師父的頭三個月,王師父不讓他學音樂。「他只教我做人,但不准我玩樂器。三個月內,我晚晚隨他到金漢酒樓內的金漢歌壇工作,當時還有梁以宗,王者師等大音樂家,生哥只讓我拿個椰胡坐在樂隊尾,可以按弦,但拉弓不准有聲。原來他要我多看其他大師的技巧,他是一個胸襟廣濶的人,真心提攜我。」

王粵生不准劉永全學樂器,要他先聽多聽,三個月後才教粵曲格式。「他不是找一支歌叫你唱,而是教基本格式,粵劇有上句,有下句,甚麼是平聲?甚麼是二王?他要我學懂理論和格式。」

《紅燭淚》曾惹怒女姐

王粵生和唐滌生是一對好拍檔,有新劇本時,如果唐滌生先填詞,王粵生便後譜曲,有時候王粵生先作曲,唐滌生便後填詞。

劉永全記得,「生哥作了很多著名小曲,五十年代,凡是小曲,我們稱之為「生聖人」,生哥作的小曲量多質高,很多首至今仍為人熟悉流傳。如紅線女的《紅燭淚》。記得1950年,唐滌生用信箋寫了這首詞給生哥譜曲。女姐拿起曲,唱了幾句,她愈唱愈氣憤,最後竟把曲紙丟在地上,還駡了一句:『唱死人咩……』,生哥沒有氣怒,他拿起曲紙唱了一遍,原來問題出在節奏上,旋律不同,效果就不一樣。」

女姐再聽,原來這首曲用上適合的節奏,旋律便很動聽,之後她用心去唱,《紅燭淚》在三人同心合作下,成了不朽名曲。
打從接觸音樂,終身學習是王粵生的理念。今天,影響全球粵曲界的《帝女花之香夭》,一句「落花滿天蔽月光……」,三歲孩童也上口。原來此曲寫於上世紀50年代,有一天,生哥在台灣找到一套由李芳圓撰寫的琵琶大全簡譜,內中有一支『塞上曲』,曲分五部分,包括:宮花春思;昭君曲;雙飛淚、妝台秋思和思漢。

高等學府建立「粵曲班」

生哥看到『妝台秋思』一曲適合放諸於《帝女花》,他便用回這首曲之原譜,再加以豐富之,唐滌生先生收到這份譜後,以此曲填詞,『香夭」』這一支經典主題曲就此寫成。之後兩人又以粵調『春江花月夜』譜成任白名劇《紫釵記》中主題曲『劍合釵圓』。」

唐滌生,一位對中國文字語音極為熟悉的專家;王粵生,一位對中國音樂極為熟悉的名作曲者;好的譜,好的詞,就產生了令人永遠記得的好曲。唐滌生逝得早,自其去世,「唐王」組合只剩王,王粵生沒有放棄推動粵樂,除了作曲,教名伶演唱,上世紀八十年代,他更把粵樂帶入中文大學,在高等學府建立「粵曲班」。在其教導下,中大出現了一批愛好粵劇粵曲的學者,陳守仁、李永恩、他們各自在自己的崗位上,用文字,用思想影響着學生們,令他們了解粵劇粵曲之藝術價值。

王粵生不介意別人採用他的作品,他不計較名利,只知專心於音樂工作上,劉永全高度評價恩師﹕「王粵生對香港音樂的影響,無人可以取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