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2019年8月19日

2019/07/12 (週五) 02:05上午

非常人專訪 《金鎖記》焦媛演活怨氣極端 「舞台劇女王」再挑戰《色,戒》

張愛玲,一個載入歷史的個性作家;王安憶,一個低調紮實的茅盾文學獎獲得者;許鞍華,一個家喻戶曉的最佳導演;焦媛,2016「壹戲劇大賞」最佳女演員獎獲得者。這樣4位女性藝術家,以原著、編劇、導演、主演的身份各就各位,共同奉獻出一台舞台版《金鎖記》。由2009年該劇問世,至2019年7月3日晚在南昌江西藝術中心,至今已演出116場,在香港,星馬及國內巡演後皆留下極佳口碑,焦媛更因《金鎖記》被內地觀眾譽為「舞台劇女王」。(撰文:徐蓉蓉、圖片:徐蓉蓉 焦媛實驗劇團)

《金鎖記》不單在中國幾個大城市受歡迎,很多從未有過粵語舞台劇演出的地區,就如江西省省會南昌市,焦媛實驗劇團之《金鎖記》就是第一套在南昌江西藝術中心上演的香港粵語舞台劇作品,有誰想到上座率竟高達九成,演出後,半場觀眾起立拍掌,向台上演出者致敬,焦媛帶領演員四度謝幕,全場氣氛熱烈,觀眾皆為看到一場精采演出而興奮。

由此證明,觀眾的眼光是雪亮的,優秀作品一定可以突破語言和地區的隔閡,以藝術打動人心。

張愛玲文學作品《金鎖記》描寫了一個小商人家庭出身的女子曹七巧的心靈變遷歷程。七巧遭受生活上種種壓抑,人格扭曲瘋狂,她以報復來補償那注定是悲劇的命運。舞台的《金鎖記》,無數觀眾評價,「冰冷徹骨,涼透人心」,最動人的演繹,正是來自焦媛詮釋的曹七巧。

《金鎖記》是焦媛說最早從上海話劇藝術中心買過來的版權作品,她欣賞王安憶對原著大刀闊斧的改編。許鞍華導演獨具慧眼,讓焦媛至今感念,「那時我對曹七巧的認知基本沒有,從零開始去感覺去投入七巧的角色,慢慢有了信心,一開始很努力去成為曹七巧,到現在完全忘我,不必太用力也能跟角色合二為一了。」

迫女兒裹腳令人心寒

焦媛皮膚白皙,很瘦,看起來弱不禁風,但是,眼神裏卻透出強大的力量,有股不由分說的堅定和狠勁,也許,許鞍華導演就是看到這股勁,才對以為自己更適合演姜長安(曹七巧女兒) 的焦媛說:「你就是曹七巧。」

焦媛在《金鎖記》中最令人嘆服的除了演技,還有那不顧美醜的造型。上半場是一位美麗的少奶奶,青春,帶點媚,蘊含絲絲騷勁;下半場的形貌卻似一只瘋狂的夜梟,尤其逼迫女兒裹腳及吸鴉片煙那一幕,令人一看她的臉,那側着身子想計策反擊的陰險相,已不寒而慄。為了讓演員「感同深受」,許鞍華導演曾提出了一個苛刻的要求,她要焦媛裹腳演出:「如何表現曹七巧內心的枯乾和迸發的變態?試試裹腳走路,親身感受那種被束裹着的疼痛。」向來為了角色肯豁出去的焦媛,竟然真的開始裹腳。「先穿上一對小小的平底鞋,再用布用力綁實,隨後終日在舞台上踱步,體驗刀割般的痛苦,每天都痛得淚流滿面。」

焦媛享受這個自虐過程。「曹七巧的孤獨最打動我,一個沒有愛,只有內心孤獨的女人,慢慢便會積累怨氣,走向另一個極端,每演一場戲我都覺得像死了一次。」焦媛通過曹七巧,讓觀眾感受到恐怖的快感。焦媛感嘆,「估不到竟然擁有《金鎖記》作為代表作,這是我從未希冀擁有的,如今竟然有了,很滿足。真要多謝帶我到中國內地巡演的代理人方潔女士,十年前她在香港看到宣傳海報,馬上買票看演出,她是文化人,以藝術水平衡量,之後帶我的劇團作內地巡演,有今天的成績,方潔姐姐居功至偉,真心謝謝她。」

下定決心嫁給舞台

用十年時間成就了曹七巧的經典,接下來,焦媛將迎接新的挑戰,「我們正排練張愛玲另一部作品《色,戒》,2019年8月23日至25日在屯門大會堂首演4場,也是王安憶老師改編的劇本,基本上是《金鎖記》的班底,我演王佳芝。當然電影跟舞台劇本身就不同,所以湯唯的詮釋和我肯定也完全不一樣。我從另一面看王佳芝,舞台上就只有4個演員(焦媛、廖安麗、周家輝及翁演陞),實驗性很強,很多戲都是兩三個人在交織。」焦媛對這部戲很有信心。

只要提起舞台,焦媛便兩眼發光,笑意盎然。「好的戲就是兩個多小時產生的無比美妙的過程,每天晚上都不一樣,興奮又緊張,我自己每天每刻都很享受,永遠都不夠。如果自己不投入,就不能感動觀眾,所以要麼不演,要麼用生命演戲。我希望一輩子獻身在舞台上,我已嫁給舞台,我要演到死,死在舞台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