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2019年7月17日

2018/08/24 (週五) 12:59上午

非常人專訪 「梁津煥記」第五代掌舵人梁家強 祭之以禮 與孝同思

作為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壽衣公司「梁津煥記」第五代傳人,梁家強自覺承祖業是福氣,也是必然之責。能把此百年祖業不斷推動向前發展,雖云肩承千斤擔,惟思及先祖創業之苦,更感今日得為梁家子孫之傲。梁家強所學,乃祭之以禮,幼承庭訓,令其明白責之所在,「梁津煥記」歷史雖悠久,但他深明與時並進之重要。古學新用,令禮可存。為令百年老店能與新時代變遷同步配合,早在十年前,梁家強已寫下《祭之以禮》一書,希望藉文字與孝者同思「祭」之重要,更瞭古今祭儀雖有別,惟禮長存之理。(撰文:徐蓉蓉 圖片:梁家強、徐蓉蓉)

梁家強先生現職「梁津煥記」有限公司董事會主席,亦為梁津煥記 (禮儀顧問) 有限公司創辦人及董事會主席,作為祖業第五代傳人,他一直努力為此傳統行業注入新思維及動力,在不同時段進行革新,使百年基業不斷向前發展。

聽梁家強憶述「梁津煥記」創立過程,一下子,我彷彿進入時光隧道。「光緒三十年,梁津榮於廣州市第七甫水腳,創辦『梁津記』,銷售各款特製壽衣及一切飾終用品,其三子梁煥文夫婦於1942年遷居香港,創辦『梁津煥記』。」

喪家們最需要「指路明燈」

數十年前的香港,大戶人家妻妾多,排資論輩完全不能出錯。梁煥文是殯喪界專家中的專家,學富五車,辦喪事程式,都可以找他。「爺爺寫就一手好文章,起輓聯,訃聞及通告等,總令喪家們毫無異議地接受,從來沒有出過事。我也是在接手祖業之後,才親身體會到爺爺文筆之厲害。我們的祖母梁伍少梅太安人,更是令「梁津煥記」名氣響噹噹的大功臣。她沒有讀過多少書,惟是眼光遠大,有良好的人際關係,人精明,但完全不勢利。大小生意都歡迎。」

1986年3月8日,梁家強父親梁演綸先生突然急病去世;店中長輩夥計在他最傷心時,用手搭着他的肩,令梁家強內心頓感溫暖安全,也令他真正感受到,家有喪事發生時,生者之傷痛,內心紊亂猶如千縷絲麻。這時候,喪家們最需要的,定是一盞「指路明燈」,作為殯葬服務顧問,便成為生者的心靈支架。

做壽衣生意的,是一種另類的服務性行業。對未遇過死亡的人而言,難免會有神秘,驚恐的感覺;但是,對於已有處理殯葬經驗者而言,游走於生者與死者之間,已習以為常。

「我們一向以服務為本,任何階層都會照顧。近年殯葬儀式開始由繁變簡,土地缺乏,各種新式葬法如海葬、環保葬紛紛出現。早在十年前,我已經知道殯葬業形式一定有變動,所以,為了配合環境需求,決定製作一本資料書《祭之以禮》,把幾千年的殯葬情況完全記錄下來,既是文化承傳,又可以增加行業透明度,令顧客可隨本身意願,需要為先人選擇服務,豐儉由人。學界來搜集殯葬資料,我也願意公開。增加行業透明度,令欲知情者了解更多。」

死者去得體面 生者也安慰

梁家強與客戶溝通時,會先了解喪家背景。如果死者已入院一段時間,可能在醫藥費已用去大量金錢。便先循喪家的經濟情形考慮,了解客戶的想法才是最重要的事。現代化的安排,清晰的收費表,是目前客人對服務增強信心的源由。祭禮辦得好,死者去得體面,生者也覺安慰。

梁家強出身商界,自小隨長輩學習營商之道,慧根早存,惟學業成績及學習心只屬平平,直至1980年10月,入讀由大慈善家何善衡捐資創辦的「恒生商學書院」,對他的成長起了重要的影響。「在學校內,我除了學習到營商之道,每個晚上,我還有機會與何雅明院長,劉國藩老師等交流,他們總是提醒我,要我每天三省吾身。『恒商』就是社會的縮影,學校每一位老師,教授不同的營商方法和處事經驗,令我學到不少人際關係的處理和巿場教育。」

他成為「恒生商學書院」首屆畢業生,2006年於香港大學獲頒商業管理學士學位,2017年獲母校「恒商」頒授榮譽院士,表揚他對母校及社會的貢獻。

看透生死更珍惜人生

自成為「梁津煥記」第五代掌舵人開始,到今天,多年實踐經驗,令梁家強愈來愈體會到自身工作的重要性。看透生死之後,令他更珍惜人生。「因為工作關係,每天我都要面對死亡,為死者辦理後事期間,看着生者的痛,我深深感受到,我們要珍惜過好生命中的每一天。我們不可能預知自己的生命何時結束,但是,爭取時間學習,爭取時間令自己成長,進步,也是人生旅途中一種難得的體驗,至今,我仍未放棄過任何一次學習的機會。我希望自己的人生是充實的,這才算有意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