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2019年12月10日

2019/11/20 (週三) 12:00上午

隨遇而安的歌手藝術家 Serrini

2010年左右,Serrini 在 Youtube 發佈了一系列原創歌曲,用廣東話唱出日常生活的無聊趣事,憑清新而無厘頭的風格在獨立音樂界闖出名堂。然而,Serrini 從沒把音樂當成商品,也不執著要大紅大紫,寫歌只是為了抒發情感。她甚至自製許多核突 Terms,改騎呢古怪的花名,去篩選和自己頻率相通、瘋癲又特立獨行的同伴。這些年,她不斷探索新風格,涉獵多元化的主題,作風反叛又大膽,怪誕而張揚,令人無法忽視她的存在。由始至終,Serrini都不願跟從既定的成功方程式,只想自由地創作,做一個隨遇而安的藝術家。

TEXT:Kammy Liu

Serrini最新大碟《邪童謠》擺脫了以往濃濃的少女情懷,刺破童話故事的幻想,不再等待王子拯救,讓一眾弱女子變得堅強與獨立。大眾看見 Serrini 在 MV 中化身「亡國妖姬」愚弄眾生,也許以為她生來就強大自信,Serrini 卻說一切都是歷程。

愈黑暗愈要發光
Serrini 自小就意識到自己不合群,也試過為了「埋堆」而壓抑自我,後來卻因大學自由的氛圍而覺醒,相比起綑綁式的盲目合群,她更欣賞個人的能力與思考,強調每個人在群體中都要有自己的獨特性與貢獻,既然別人跟不上自己的步伐,就索性做個離群的 Freebitch 孤身走我路。瀟灑背後當然也有痛苦,但她日積月累地鍛鍊自己,強大得不再需要透過「埋堆」而獲得安全感。Serrini 宣揚的「飲多啲水、食多啲健康既食物、唔好食咁多糖,將來我哋就係社會嘅棟樑啦!」看似無厘頭,其實也是同一道理,愈黑暗愈要發光,唯有強大才能掌控世界。
Serrini 近年的創作愈來愈深入自我,編曲和主題概念都趨向成熟,這些轉變當然與閱歷有關,但更重要是她對愛與包容的嚮往。處於一個荒謬的時期,她更加看見自由多元的可貴,高呼:「i am rainbow, golden, silver! I am a spectrum!」她不喊口號,不寫勵志歌,不再直白吟唱,但這不代表置身事外,她就是要反抗一切的標籤與定型,用更新更奇的方式觸碰深層次的情緒,啟發大家思考世界的不同可能性,期望自己的歌迷不是狂熱的追星族,而是有同理心可以一起分享情感。

不想寫說教的「聖詩」
回顧早年直接回應社會的作品,如《給睡了的人》、《同一種米養百樣人為甚麼養出你這個賤人》等,Serrini 顯得有些抗拒,直言現在不想寫說教的「聖詩」。「以前很直接,想 Capture 一種情緒,但其實我不應該告訴別人點做,就像傳福音話唔信耶穌會落地獄,都唔會有人因為咁而信教,反而我要寫更多自己的東西,做鹽做光去感染人,讓人知道原來咁樣生活會好正,製造一些環境去影響他們的 Ideology。」因此,《Don’t Text Him》、《邪童謠》都是以個人為主,講自己的故事,因為「Personal is Politics」,只有讓人看見自己,才能看見城市。

「Therapy Thursday」連結音樂人
Serrini人氣愈來愈高漲,卻仍未簽約唱片公司,但她樂於自種自由的創作狀態,畢竟她不需要所有人都愛她,不需要盲從的歌迷,只想和懂得自己音樂的人分享。最近,她就在逸東酒店的 Terrible Baby 策劃了一連幾場「死啦星期四音樂會」(Therapy Thursday),為新晉的音樂人提供表演平台,同時創造一個音樂人圈子,讓他們交流合作,製作全新質感的音樂。而且,本港沒有這種 Weekday Music Show 的文化,這次音樂會也意外地成為香港人喘息的空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