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2019年11月15日

現時三代口服標靶藥物都有臨牀數據支持用於第一線治療。(網上圖片)

2018/01/10 (週三) 12:01上午

醫 for Effective 專醫基因突變肺癌 三代標靶藥各具針對性

隨着醫學科技進步,即使是令人聞之色變的癌症,治療選擇亦已變得多元化及針對性。以「EGFR基因突變肺癌」為例,現時共有三代口服標靶藥物讓患者使用,而且三代藥物所針對的靶點,亦有少許差異,醫生可因應不同個案情況,選取最合適的藥物。

臨牀腫瘤科專科醫生謝耀昌表示,在三代EGFR基因突變肺癌的口服標靶藥物中,第一及第二代多用於第一線治療,當中第二代藥物針對DEL19的靶點特別有效,適合帶有DEL 19突變的患者使用;而第三代藥物則針對T790M的靶點,適合用於服用第一及第二代藥物後出現抗藥性,而又檢測到有T790M基因突變的患者,作為第二線治療使用。

獲認證用於一線治療

謝醫生稱,「事實上,現時三代口服標靶藥物都有臨牀數據支持用於第一線治療,但該些數據需有獨立機構作認證才可以給患者使用,例如較常使用的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現時第一及第二代口服標靶藥物已得到認證用於第一線治療;而第三代藥物用於第一線治療的數據亦已剛剛『出爐』。」

至於各代藥物的使用是否有次序之分,醫學界暫時未有確實的一致性。因此,謝醫生指,「在選擇使用何種藥物時,多數會視乎各種藥物的個別臨牀數據、患者是否適合使用以及患者的經濟承受能力。舉例說,第二代口服標靶藥物的治療有效期比第一代藥物長,即能延遲患者出現抗藥性的時間,所以若患者帶有DEL 19突變,醫生便可處方第二代藥物。」

至於第三代藥物,暫時仍會用於第二線治療上,使用第二代口服標靶藥物有抗藥性的患者中,出現抗藥性的中位數為13至14個月,當中約有三分之一患者出現T790M基因突變,醫生便可採用第三代口服標靶藥物。

個案:轉藥克服抗藥性

在副作用方面,謝醫生表示,「第一及第二代藥物的副作用大致相同,最常見的副作用主要為皮疹、腹瀉、疲倦及食慾下降等,但實際情況則因人而異。」

曾有一名60多歲的男士,是一名非吸煙者,他由於出現肺積水及氣喘而求醫。醫生在電腦掃描引導下為他抽取肺組織作化驗,後來確診他患上EGFR基因突變肺癌,而且帶有DEL 19基因突變。因此,醫生為他處方第二代口服標靶藥物。

服藥首兩個月,其肺積水情況仍然嚴重,影響到呼吸及出現咳嗽,需抽肺水。約兩個月後,其肺積水愈來愈少,需要抽肺水次數亦減少。直至約四個月後,已不需再抽肺水。使用第二代口服標靶藥物約10個月後,醫生再為他進行電腦掃描檢查,發現腫瘤變大,即開始對藥物出現抗藥性,驗血報告亦顯示他有T790M基因突變。因此,醫生為他轉用第三代口服標靶藥物,直至現時已使用半年,病情仍然受控。

謝耀昌醫生
臨牀腫瘤科專科醫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