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2019年12月10日

2019/11/20 (週三) 12:00上午

網絡掀起奇幻潮 靈異電視劇大熱有因

本土靈異奇幻電視劇在過去十年絕跡「公仔箱」,近期忽然捲土重來,掀起奇幻熱潮。這些劇集以民間傳說或都市奇譚為藍本,劇情人設天馬行空,中西靈異元素共冶一爐,大受年輕人歡迎。到底這類型的故事為什麼會成功彈出?新舊靈異劇有什麼不同?靈異劇重現背後反映什麼現象?

Text:Kammy Liu|Photo:Billy

單元劇模式更快更新
奇幻靈異劇早在八、九十年代風行一時,當時大多推出混合搞笑元素的殭屍片,民俗特色濃厚,娛樂性較重;反觀近期的奇幻靈異劇則更寫實,多數以都市故事為背景,再增添懸疑破案元素。
另外,傳統劇集的集數較多,以長線故事為主軸,劇情推進緩慢。現時的劇集就參考了英美劇的模式,以一條主線串連不同的單元,縮短每集的長度,符合數碼年代觀眾要求更快、更新的「碎片化」追劇模式。

網絡時代促成靈異劇重臨

電視劇作為大眾文化符號,與社會發展密不可分,奇幻靈異劇淡出又復甦,背後也有特別的社會文化意義。
過去十年,中國大陸的影視市場崛起,電視台為迎合不同文化背景的觀眾,逐漸收窄創作空間,減少製作偏鋒題材,冷門的奇幻靈異劇近乎消聲匿跡。
然而,隨著近年網絡市場興起,奇幻靈異劇重新進入大眾視線。電視台面對網絡平台的龐大商機,不得不革新去吸引年輕觀眾,而奇幻靈異劇創意前衛的特性,使這類題材在網絡平台備受年輕人追捧。
再者,奇幻靈異劇具警世寓言的意味,主要刻劃社會實況和人情關係,所以當現時的社會怨氣愈來愈大,觀眾自然無法與清一色爭產或專業人士劇產生共鳴,這類題材便成為一種投射,反映觀眾心聲。

《金宵大廈》編審羅佩清:
「年輕創新造就神劇。」 
羅佩清(Ruby)在電視台十二年,寫過不同風格的劇集,但不論什麼題材都寫得紮實豐富,有別於其他流水作業,叫人一看就知道是她的手筆。最近大熱的《金宵大廈》不是大製作,又在炮灰時段推出,卻被年輕人奉為「神劇」,在節骨眼上挽回電視台的頹勢。Ruby身為劇集的編審,笑言沒想過作品會引起這麼多關注。Ruby 在《金宵大廈》爆紅前,就有代表作《降魔的》,兩個作品都是靈異奇幻故事,不過她並不偏好這類題材,只是碰巧電視台開始發展網絡市場,才多了一個實驗空間。
《金宵大廈》沿用夢、因果、前世今生等橋段串連愛情線,但創新地加入「曼德拉效應」、「平行時空」等科幻元素,使劇集更具時代感又不落俗窠。此外,劇集以詭異的手遊故事渲染恐怖氣氛,劇情和台詞都打破悶局,不但劇本有新意,連細節都悉心安排,道具與伏筆互相呼應,帶動觀眾投入劇情。
新嘗試能引起年輕人共鳴,Ruby 就歸功於九十後編劇團隊。她形容這些新晉編劇「很好玩」,創作前衛大膽,所以刻意放手讓他們「當自己是編審來寫」,結果擦出新火花,得到觀眾青睞。

比鬼更驚嚇的是人性
Ruby 深知電視劇的尺度限制,亦留意到東方文化對人情的執著,於是另闢蹊徑,在靈異故事的包裝下,探討生、死和關係的牽絆。她在懸疑詭秘的主軸上加插「性交轉運」、「學童自殺」等敏感議題,又刻意顛覆主流思想,不寫大團圓結局。
「很多人說母愛那個單元令人心寒,其實我一早就設定了癲媽媽會贏,因為我想在這場母愛的角力中,讓人看見愛的執念其實很恐怖。《鴉烏》那個單元,我也很堅持東東在大結局前不會回來,因為這個故事是學童自殺的隱喻,我覺得要寫到很絕才可以警惕父母和小朋友,很多事做了就不能回頭。」Ruby 揭開遮羞布,讓觀眾思考更多,洞見人性的陰暗面或現實的荒謬,而且層次豐富,除了驚嚇外,也有感動、搞笑,是《金宵大廈》的高明之處。
當然,劇集叫好叫座除了劇情引人入勝外,也適逢這樣動盪的時勢下,勾起大家的懷舊情緒。Ruby 在劇中讓主角回到過去,創造了一個平行時空,但面對眼前比電視劇更奇情的香港社會,就選擇做好現在去改變未來。

戲裡戲外的香檳大廈
電視劇《金宵大廈》為原型香檳大廈增添神秘色彩,許多人追劇後特地前來「朝聖」,細看不難發現戲裡戲外有不少共通之處。

香檳大廈歷史掌故
香檳大廈在五十年代是九龍區最高的大廈,不少名醫和律師都曾經在這裡開業,甚至有明星和電影人在內聚腳消遣,風頭一時無兩。後來,大廈成為售賣攝影器材的集中地,名聲遠播海外,吸引世界各地的攝影發燒友慕名而來。直至九十年代中期,大廈風光不再,淪為聞名中外的「性都」,大部分單位被改為劏房,經營「一樓一鳳」。近年,警方多次進行「掃黃行動」,不少單位人去樓空,大廈亦已經被地產商收購,即將面臨重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