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2019年7月16日

2019/06/27 (週四) 12:05上午

曾蔭權 還清白 七年煎熬 積蓄耗盡 終極上訴得直洗脫罪名

與家人正遊歐 感激香港市民

前特首曾蔭權涉未有申報租住雄濤大股東黃楚標的深圳單位,前年被裁定一項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成。曾蔭權提出終極上訴,終院昨裁定他上訴得直,撤銷他的控罪及判刑。判詞指原審法官引導陪審團時就曾蔭權行為的「嚴重性」及是否「明知故犯」所作的指引不足。正在歐洲旅遊的曾蔭權感謝終院還他清白,又指七年多的調查及審訊,令他心力交瘁,積蓄差不多耗盡,上訴前曾經掙扎,最後決定堅持到底。

現年74歲,今年初完成服刑的曾蔭權被控2010至12年出任行政長官期間,參與審批雄濤廣播牌照申請時,未有申報或披露與雄濤主要股東黃楚標,就租用深圳東海花園單位的商議。曾蔭權前年初被裁定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成,判囚20個月,他去年7月獲上訴庭減刑至12個月監禁。他向終審法院提出上訴。

原審指引陪審團不足

包括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在內的五名法官昨頒下書面判詞,一致裁定曾蔭權上訴得直,撤銷他的控罪及判刑。

判詞指,曾蔭權所面對「行政長官接受利益罪」的指控獲判無罪,顯示案件不涉貪污。因此在「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中,爭議點在於他是否「明知故犯」地不披露他與黃楚標之前的租務關係、以及行為的「嚴重性」是否構成刑責,即當一名決策者決策時,已經考慮過需否披露利益,但決定不需這樣做,便算「明知故犯」。若他沒忽視披露的責任,只是不知道或不認為有責任披露,即使決定本身是錯誤,不代表「明知故犯」或隱瞞,原審法官引導陪審團時卻未予以解釋。

判詞又指,原審就控罪的「嚴重性」指引同樣不足,既然案中貪污不能視為隱瞞的動機,評估曾蔭權偏離職責、性質、程度以及後果的嚴重性時,便須考慮他不申報的動機,但原審法官並沒有就這些問題在指引時妥為分析。

終院:重審不符合公義

判詞提到,若陪審團能夠被適當引導,或可以裁定曾蔭權罪成,雖終院有權下令發還重審,但由於曾蔭權已服刑完畢,重審不符合公義。

身在歐洲和家人旅遊的曾蔭權,昨透過錄音回應裁判決定,他說,與家人都感到開心、興奮,亦很感恩,可還他清白,「特別要多謝一直支持我的香港市民,他們的鼓勵同信任,是我多年來堅持抗辯的重要動力。現在我心裏面只是充滿感恩。」

煲呔承認上訴前曾掙扎

曾薩權又發表書面聲明承認,向終院提出上訴前,確實經過掙扎,指7年多的調查及審訊,差不多耗盡他夫婦的終身積蓄,令他及家人受盡折磨,心力交瘁,但太太曾鮑笑薇勉勵他堅持到底。他亦擔心,若果案件成為先例,日後履行公務,在不涉及貪腐的情況下遺漏申報利益,被列作刑事罪行的情況會擴大,恐怕公職人員會為了過分避嫌,而不再積極參與決策,影響施政。

大律師陸偉雄表示,律政司有機制處理被告因坐了「冤枉監」而向政府提出的民事索償,「成功索償個案多涉及『拉錯人』或『告錯罪』; 但若因法官技術出錯,令定罪不穩而脫罪,索償成功機會自然較微。」

唐英年:煲呔坐「冤獄」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對曾蔭權上訴得直感到高興,而前政務司司長唐英年認為,曾蔭權及其家人過去7年承受極大煎熬,法庭的判決還他清白,沉冤得雪,亦顯示曾蔭權之前被判監是冤獄。另一名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亦祝願曾蔭權可以展開新生活,安享晚年。天主教香港教區副主教陳志明亦指出,曾蔭權在獄中在多方面得到淨化,尤其放下仇恨,用內心的自由回應生活種種挑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