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2019年8月20日

2019/07/22 (週一) 01:15上午

新聞專題 臭氣變能源 堆填區轉廢為寶

根據環保署資料,香港每人每日平均製造1.4公斤固體廢物,差不多一年就製造511公斤了,當中大多送到堆填區處理。家中垃圾桶一天不清已惡臭難抵,更何況這數百萬噸長期埋在堆填區的垃圾。但有沒有想過,這股人見人怕的沖天臭氣,有一天,卻可變成有用的能源?

堆填區釋出的沼氣(landfill gas)主要來自垃圾內的有機物,這些物質經微生物分解後,便會產生難聞的沼氣。沼氣大部分是甲烷,約佔40-60%,其餘屬二氧化碳及有機化合物。不用我說,大家都知二氧化碳屬溫室氣體;甲烷則是一種易燃、比空氣還輕的氣體,特性與石化天然氣相同,是把雙刃劍,一方面是有用的燃料,但另一方面會破壞環境,造成溫室效應的程度是二氧化碳的23倍, 同時亦會污染地下水,危害周邊動、植物;更甚者若濃度過高兼附近有火頭的話,很易引起火災、爆炸。

沼氣中甲烷約佔40-60%

別以為沼氣對堆填區只屬短期問題, 一般而言,堆填區啟用後的沼氣排放量會隨垃圾堆埋的數量及時間增加而日趨充沛,高峰期通常在堆填區填滿後3至5年出現,之後排放量逐年遞減,直到20至30年後堆填區中的有機物完全分解後為止。因此,怎樣長期妥善處理沼氣已成全球各大堆填區的難題。

有堆填區索性一把火把沼氣燒了算,但此舉不單白白浪費了沼氣的能源價值,而且沼氣燃燒後一樣釋出二氧化碳或其他污染物,對環境有害無益。有科學家就朝「轉廢為能」這個方向想:沼氣既然有一半成分是能源甲烷,只要大量回收,再經過適當提煉來提升純度,不單可成為成本低廉的有用燃料,亦可大大紓緩全球暖化和減少空氣污染。

用沼氣為那打素醫院發電

這個「轉廢為能」的做法,原來早在香港推行。目前,香港三個運作中的策略性堆填區 (即新界西堆填區、新界東南堆填區及新界東北堆填區) 均使用堆填區沼氣,用途包括產生電力供堆填區的基礎設施,如辦公室、維修機房、抽水站,以及為滲濾污水 (來自堆填區的廢水) 處理設施提供熱能。

例如煤氣公司就和醫管局合作,開發香港首個熱電聯供系統,利用新界東北堆填區沼氣,為大埔雅麗氏何妙齡那打素醫院發電,亦同時利用發電後的餘熱為醫院內的設施產生蒸氣和熱水作消毒、洗衣等用途。該院自2016年使用這系統以來,不單節省煤氣使用量,每年碳排放量亦減少了約2,000噸,相等於種植了 86,620 棵樹的每年吸碳量。

擬將沼氣佔總產量增至5%

另外,新界東北堆填區亦把收集得來的沼氣,經處理後,送往煤氣公司位於大埔的廠房,混入煤氣供應網絡,供用戶使用。至於新界東南堆填區亦有類似做法,把處理後的沼氣送往井欄樹調壓站,再注入煤氣公司的供應網。

目前香港堆填區沼氣使用成效如何?以煤氣公司為例,堆填區生產的燃氣去年佔全港燃氣總產量約1%,助煤氣公司一年減少消耗石腦油約8,290噸,一年減少的碳排放量,相當於種植了110萬棵樹。煤氣公司未來目標是提高沼氣產量至佔總產量的5%。

堆填區沼氣不單在香港有應用,在美國一樣發光發熱,全美使用堆填區沼氣的數目由2005年的399個,增至2012年的594個,用途除了發電,亦有當作燃氣使用。「轉廢為寶」是環保大趨勢,希望今後科學家和我們能源界同業,能想出更多的好點子。

楊松坤
香港中華煤氣有限公司總經理
—企業事務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