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2019年8月25日

2018/03/02 (週五) 12:22上午

新聞專題 美國倡教師也陀槍 或許可行還是妙想天開?

去年年底,美國接連發生兩宗大型槍擊案後,筆者曾撰文討論美國槍械管制的問題,當時曾經提到應否管制槍械的爭論已是長年累月,且涉及很多歷史和政策的因素。至上月中造成17人死亡的「血色情人節」、佛羅里達州校園槍擊案後,要求美國政府管制槍械的呼聲更高,畢竟近半年內已發生3宗涉及多人死亡的槍擊案,今次又是牽涉到學生,普羅民眾也不能視而不見,甚至連青年人也走上街頭抗議,令槍管問題再次成為民眾的關注焦點。

全國步槍協會雖然在今次槍擊案後沉默了一段時間,但本周初,該會的發言顯示該組織仍然「企硬」,相對地,總統特朗普態度則見軟化,除明令司法部準備禁售加強半自動武器威力的撞火槍托的法案外,亦支持加強背景審查和上調擁槍合法年齡。

不過,他同時提出一個建議,就是全國學校的部分教師接受槍械訓練,甚至帶槍上學。這很明顯是具爭議性的建議,但在主流對槍械管制的討論中,卻又不太受眾人重視。到底這個想法只是特朗普的「空中樓閣」,還是確實有其可行性?

提倡教職員配槍不是新建議

特朗普是在上周三與多宗槍擊案倖存者及家屬會面時,提出有關建議——但他不是當時最先提出這個建議的人。其中一名是次槍擊案生還者的父親阿伯特,在會面早段時表示,現時美國社會已有成千上萬的槍械流通,令槍擊案無日無之,以至無法完全遏止下,盡快終結任何發生的槍擊案可能是最好的方法,為此武裝起教職員,甚至委任便衣警員為教職員,可能是可行的做法。

特朗普之後進一步擴展這個想法,並強調不是單純地讓教職員持槍上學,而是希望每間學校有約兩成的教職員進行專業訓練,並透過在校內放置或攜帶「隱藏槍械」,在任何槍手有行動時可立即還擊。他的觀點是,一般槍擊案前後可能只持續約3分鐘,但守衛以至警員最快也要5至8分鐘才會到場,並指如今次事件期間,捨身救人的足球教練費斯在儲物櫃內放置槍支,很可能可更快終結今次事件,而為落實有關做法,更建議向這些武裝化的教職員提供資助。

言論一出,外界反應不一。不少教育界人士均表示反對,包括今次槍擊案的倖存者之一、18歲學生岡沙利斯便認為教師不需要帶槍上課,只需要能協助教師教學的東西,例如學校用品、書本以至治療師等。

亦有曾在軍隊服役的現職高中教師在《時代雜誌》撰文,認為做法只是政府以至全國步槍協會認為可解決問題的「特效藥」,而且帶槍上學可能導致走火,甚至影響師生關係。另一方面,今次白宮會面期間,多名槍擊案受害者家屬支持有關方案,由《華盛頓郵報》和美國廣播公司聯合進行的民調亦顯示,支持和反對的比例分別是42%及51%,可見即使民情洶湧要求收緊槍管,武裝起教職員也不是完全不被考慮。

事實上,類似的建議甚至遠比特朗普發言前已在民間醞釀。2012年康涅狄格州的桑迪胡克小學就曾發生槍擊案,共導致28人死亡,包括18名兒童。在該次事件後有兩個著名的民間組織成立,一個是訓練民眾盡早發現身邊潛在危險持槍人物、預防槍擊案發生的「桑迪胡克承諾」(Sandy Hook Promise),另一個組織「更快救命」(Faster Saves Lives)則提供各種應對緊急事故的訓練,其中包括殺死校園槍擊案的槍手,至今全國已有逾1,300名教職員接受過相關訓練。

電光火石間最接近中心的人最有力

「更快救命」創辦人之一的伊頓受訪時稱,在各宗校園槍擊案中,總會有老師走向有槍響的地方,有關訓練就是為他們而設。他亦承認教師持槍並不是好事,亦有很少老師認為他們需要持槍拯救學生,但他以「911」事件作例,指當年之前很少機師認為他們需要用槍——但現在當局已為機師、導航員等提供槍械訓練。從運作上而言,不難理解為何會有相當一部分人認為,武裝起教職員會有用。歐美等地的學校校舍佔地面積相當大,且不少都是半開放式校園(更別說大學等開放式校園),即使校內有保安以至巡警當值,少許的失誤或判斷出錯,也無助於阻止槍擊案。

事件中,駐校警員彼德森因未有進入發生槍擊的校舍阻止暴行而為人詬病,對此他反駁稱,當時電台信息指槍手可能在足球場,加上他相信槍聲最早是在校舍外發生,因此他守在校舍外長達數分鐘,同時發出警報封鎖校園。外人而言很難說他的決定是對是錯,但在電光火石的數分鐘之間,「守護者」能否及時到場並作出反應,就是能否救命的關鍵——可能最接近現場甚至案件正中心的持槍教職員,無疑可能是阻止死傷加劇的最適合人選。

由始至終都是雙面刃

然而,正如筆者去年的文章所言,「刀不會殺人」的說法一直存在,教職員持槍或可以在必要時拯救學生的生命,但如果有問題、有壓力的是教職員本身呢?如果他們比起一般人「更合法」地持槍,無疑更易地成為一個計時炸彈——如果他們受極端思想影響的話,就更不堪設想。

即使教職員接受有關訓練,如何應對各州在這方面的政策,也是非常令人頭痛。根據支持加強槍管的團體的資料,現時全美國有10個州份,直接禁止任何槍械進入學校範圍,另有8個州只容許槍械存放在停車場的車輛上,即使聯邦政府想要統一做法武裝起教職員,在這些州份推行時就可能碰釘。

面對校園槍擊案,容許教師持槍上學以保護學生,很容易被質疑是「以暴易暴」,可是這正是美國這個槍械氾濫的國家需要面對、思考應否要做的問題。

當然更為實際或現階段能做的,應是直接加強背景審查、上調合法擁槍年齡等「老話」,特別是今年稍後美國將有中期選舉,共和黨會否為了選情而作出部分讓步?或者說,沒有比這個時候更適合推動收緊槍械管制的機會了——至於需要面對的阻力有多大,便是另一個話題了。

撰文︰白籟仁(kurokagehk@hotmail.com)
圖片︰美聯社、Getty Imag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