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2019年12月11日

2019/11/15 (週五) 12:07上午

新聞專題 玻利維亞總統被迫出走 軍警拒鎮壓示威 原因何在?

相信不少香港人這數日的心情應該和筆者一樣的沉重,因為自本周初的「全港三罷」引發了在中文大學的激戰,當時警方在校內發射了超過三千枚各式彈藥、令數十名學生受傷,就算政見不同者也應會為他們傷心;而港府至今仍沒有認真回應民間的訴求,截稿前警方甚至證實將會「借調」懲教署人員到警隊,可以想像使用武力的程度只會有增無減。「槍桿子裏出政權」這句話大概是正確的,因為身陷上月大選舞弊醜聞的玻利維亞總統莫拉萊斯,日前失去了軍隊和警察保護後,只能透過電視宣布辭職並出走墨西哥——即使他揚言會再回國。

而在莫拉萊斯出走後,國內出現了短暫的權力真空,因為法律規定接任莫拉萊斯的官員們均已悉數離職,結果參議院副議長阿涅絲宣布就任臨時總統,強調會盡快安排大選、盡快恢復國家秩序,其「繼任」亦獲當地憲法法院確認其合法性,多個在野黨也表示支持;但國家並未因為出現了新的領袖而平靜下來,因莫拉萊斯自宣布離任到他出走後一直堅持這次是「政變」、揚言會再回國,他的支持者連日來則走上街頭示威,因而被已經支持新政府的警方進行驅散。

「粉紅浪潮」人之一 大幅改善國內情況

莫拉萊斯的政府可說是今年以來又一個被示威浪潮淹沒的「受害者」,但誠如《紐約時報》所言,導致他下台的原因是像現時很多地方都有出現、認為自己隨意破壞現有制度的「民粹主義者的傲慢」;不過今次玻利維亞人之所以成功「翻盤」,警方以至軍隊的介入可說「功不可沒」,那麼他們為何會突然倒戈?他們的倒戈又帶來了甚麼啟示?

在很長一段時間內,莫拉萊斯對玻利維亞以至南美洲而言都不是一個臭名︰他在下台前已在位14年,既是玻利維亞第一個印第安裔原住民總統,更是在下台前全南美洲在位時間最長的領導人——而他管治的這個國家本身可謂是「一窮二白」,貧富懸殊極為嚴重、極貧窮人口比例一度多達45%,加上長年民主制度腐化,國家情況有多糟糕大概可以想像;但莫拉萊斯上台後推動多項改革,令當地的經濟漸見起色,除了將極貧窮人口比例由他上台時的接近四成大幅降至去年的17%,國家經濟增長亦在南美地區最強之列,在當年南美洲乘着左翼「粉紅浪潮」上台的多國領導人當中也屬「風頭躉」。

最長資歷總統 為留任「使橫手」?

可是如同很多擁抱權力太久的人一樣,他的管治時間一長,對於權力的戀棧更為劇烈,除了經濟增長放緩引起民眾反彈外,他在憲法規定上限的第三個任期開始後兩年的2016年時,即推動修憲以廢除任期限制(雖然公投失敗,但他和執政黨仍在次年強行修憲),已引來相當的不滿,而真正引爆民怨的是上月20日大選當日︰當時他和最大競爭對手、前總統梅薩在得票上爭持激烈,且相信將會進入第二輪投票,怎知公布中央點票結果的網站中斷運作近一日,之後才公布莫拉萊斯成功以僅高於法定門檻的10.12%差距直接擊敗梅薩勝選。結果一出民眾嘩然,因為可以造假的空間實在太大,反對陣營拒絕承認結果並在全國發起示威罷工等行動,連美洲國家組織也介入調查。

莫拉萊斯當然不會坐視示威持續,因此下令警方進行鎮壓,但出乎很多人的意料,部分城市甚至駐守總統府的警察開始出現倒戈潮、加入到示威隊伍當中,陸軍總司令卡里曼更表明沒計劃追究參與示威的警察,這大概已預示了莫拉萊斯之後的命運;到本周日美洲國家組織發表調查報告,稱這次選舉確實出現多處舞弊行為,認定今次選舉無效、稱應重新進行選舉,雖然莫拉萊斯很快接受了有關要求,但梅薩、在野黨派以至民眾都拒絕接受,堅持要莫拉萊斯下台——而這時卡里曼就發表聲明,呼籲莫拉萊斯下台以維護國家穩定,這時他就真正的大勢已去,因而發表電視講話宣布將會下台。

為了大義 還是利益先行?

結果出來了,然而很多人都會問︰到底警方以至軍方為何會選擇站到人民的一邊?吊詭的是,現時外媒的報道對此也是有點虛無飄渺︰在周日的「大逼宮」之前,軍方在周六發表的聲明稱他們「永遠不會與他們有責任保護的市民對立」,強調會維持國家的和平共存和發展,政治問題政治解決;《美聯社》則提到部分倒戈加入示威的警員提出了多項要求,包括想要改善工作環境和待遇、領導層去職,以及保證他們不會成為「政府的道具」,可見警隊本身對政府也有相當的不滿,但這些會否成為他們甘於負上「發動政變」標籤的原因?

如果真要猜測原因,除了「良心發現」這種毫無根據(但不能完全排除)的推論之外,比較合理的推測就是軍隊期望成為「造王者」甚至奪權,而這是非常危險的一件事︰軍隊和警方既可倒戈迫走莫拉萊斯,沒人可以保證他們不會對阿涅絲作出同樣的事情;而即使他們不會,作為他們效忠的代價,阿涅絲在舉行下次大選前也需向他們作一定的妥協。然而在舉行大選前的空白時期有多長仍是未知之數,到底中間軍方會否突然「背刺」阿涅絲自行上台、甚或「迎回」身處墨西哥的莫拉萊斯並從中取利?這些都是沒人說得準的,但考慮到蘇丹現時仍是軍政府狀態、泰國的軍政府也是在今年才下台,如果說卡里曼或以下的人完全沒有這個考慮,似乎就太超現實了。

僅靠武力於事無補 政治框架解難

雖然很難判斷今次是否一場「政變」,但長期研究拉美軍政領袖問題的德國漢堡聯邦軍大學研究員哈拉格認為,他這次下台不是像傳統軍事政變那樣源於軍方企圖奪權,惟因軍方仍被捲入政治糾紛,顯示當地的民主制度「並不健康」,正正令軍方有成為「最終造王者」的機會,更可能會令國家陷入更深對立。

玻利維亞未來走向如何仍無人知曉,但就算軍方忠誠地支持舉行新一次大選,這次事件也顯示了一個國家的武裝力量對當權者來說有多重要,所以才有不少人為保自己的權位而拼命抓緊他們的支持,甚至不斷為他們作出讓步;然而將武裝力量捲入政治問題當中,並不會對解決政治問題有幫助,甚至會有反效果,「政治問題政治解決」才是健康政治下的執政者們必需緊遵的法則——可是有多少人真的明白這道理?

撰文︰白籟仁(kurokagehk@hotmail.com)
圖片︰美聯社、網上圖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