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2019年10月20日

2019/09/20 (週五) 12:56上午

新聞專題 中東石油輸出國瀕臨變戰場 美伊均不退 自信還是鬥賭?

筆者以前曾提過中東地區一向都是「火藥庫」,因為區內各國在宗教、政治與「黑金」石油之間的利弊衝突可說糾纏不清,任何一方引火都可能「牽一髮動全身」,觸及中東問題源頭之一的以色列或伊朗正是如此,美國總統特朗普退出了伊朗核協議後更增加區內的不穩定性;這也是沙特阿拉伯的石油設施在上周六遇襲後,區內局勢急劇升溫的原因之一︰原本與沙特政府等敵對的也門胡塞武裝組織雖就今次襲擊承認責任,但沙特政府很快就指出襲擊的幕後黑手並不是胡塞武裝而是伊朗所為,其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亦加入「討論」並譴責伊朗,令本來只需由三方解決的問題變得更為複雜。

由於遇襲的其中一個設施、位於阿布蓋格的煉油廠是全球最大型的同類設施,襲擊最直接的結果自然是令沙特阿拉伯石油產量受到影響,有報道引述該國石油部門的評估指,襲擊妨礙到每日約500萬桶的原油生產,超過該國每日約900萬桶水平的一半、亦佔去了全球每日產量大約5%,這數字代表襲擊造成的影響相當顯著,油價亦因此一時急升19%,刷新了1991年波斯灣戰爭以來最大單日升幅。

而是次襲擊同時證明了以往各方在區內戰鬥時刻意避開石油設施的做法只是個「不成文規定」,在需要時完全可以針對它們發動攻擊,這除了令國際石油供應有機會變得更不穩定,沙特阿拉伯和伊朗之間的敵對關係想必再升溫;而在美國稱會就伊朗相關的各種問題加強制裁、甚至暗示已準備好動用武力之下,全球石油供應會否受進一步打擊?可是伊朗面對美國的全方位壓榨也不打算退讓之下,假如最終雙方都以石油作為向對方施壓的底牌,最後到底會是「攬炒」還是其中一方先屈服?

由宗教到政見若即若離至翻臉

在繼續談下去之前,也許要先說一下圍繞沙特阿拉伯的各種恩怨︰雖然石油輸出國組織的14個成員國不是全部都位處中東地區,而是包括非洲和南美洲國家,但實際上整個組織的石油產儲量的三分之二集中在中東的6個成員國(被區內多國指控支持恐怖主義的卡塔爾今年1月退出後剩下5個),當中沙特阿拉伯既是最大的石油出產國,亦因為長期是美國在區內的重要盟友,在中東地區的地位有如盟主一樣,令該國逐漸走向與伊朗對立的局面;伊朗在1979年革命後因其反西方、反以色列的立場,開始與美國敵對(這亦是兩伊戰爭期間美國偏向伊拉克一方的原因之一),與沙特的關係則是時好時壞(伊朗和沙特分別是什葉派和遜尼派為主的國家,雙方在多項價值觀上已有明顯不同),直到2011年後伊朗因為在敘利亞內戰當中支持政府一方,與西方國家及沙特的對立更為明顯,最終兩國在2016年沙特處決了什葉派的一名異見長老、引爆多地連串反沙特示威後全面斷交。

中東地區問題有多麻煩自不用言,而今次風波的「主角」之一則是伊朗和沙特「外力介入」下的結果︰與沙特南部邊境接壤、同屬遜尼派政府的也門在2011年開始陷入多次政變,自2004年開始與政府軍不時戰鬥、擁有什葉派背景並被指受伊朗支持的「胡塞運動」則在2014年年底攻陷首都薩那並試圖建立新政府,但在次年3月起沙特等國及北約協助政府軍還擊,胡塞武裝與也門政府軍的戰鬥一直持續至去年12月才達成停火協議,惟仍在多處有零星戰鬥。而根據紀錄,雖然針對沙特煉油設施的攻擊最早可追溯至2017年,但除了大部分導彈被沙特軍方擊落外,亦從未造成像上周末那樣的重大損害。

伊朗暗助反抗軍牽制沙特?

被指是胡塞武裝組織幕後最大支持者的伊朗,迅速被沙特以至美國指摘也不是沒有理由︰雖然聯合國安理會今年1月的報告指,胡塞武裝當時已獲得「強大的無人機技術」、而其成果即是名為UAV-X的新型無人機,讓他們能攻擊遠達1,500公里以外的目標,比組織原有的無人機Qasef-1的航程多近一倍,但這次針對沙特的襲擊規模大、攻擊點亦相當精準,而最大的疑點是胡塞武裝聲稱只派出了十架無人機,兩處遇襲設施卻共有最少19處損傷、且大多面向西北面,與也門所處的方向有異。以此觀之,伊朗自然成為了最大的疑犯,以自家的無人機以至導彈協同胡塞武裝進行攻擊——雖然不少人相信攻擊可能是來自伊拉克境內,但仍不能排除伊朗介入的可能性,因伊朗亦曾向在伊拉克境內的什葉派武裝分子提供無人機。

美國高調譴責 擬與核問題一併解決?

事件發展至此,沙特和美國政府已不打算移走針對伊朗的矛頭,除了發現疑為伊朗導彈和無人機的殘骸外,亦正值伊朗與西方多國在核協議、扣押途經船隻等問題上交惡的時候,特朗普和伊朗總統魯哈尼兩人的立場亦因今次事件變得強硬,原先有報道稱兩人計劃在已經展開的聯合國大會期間會面,但最終兩人均表明不會見面,特朗普甚至在周三透露將會進一步加強對伊朗的制裁。

伊朗在承受長期制裁之下經濟情況確實出現倒退,但作為地區的軍事強權、以及近年強化與中國和俄羅斯的關係(兩國甚至冒着被「連坐」的風險向伊朗買油)之下,不會輕易向美國和沙特屈服;以往績來看,他們確實是有抵抗美國等外來壓力的本錢,因為該國生產的原油多少仍有人肯買,加上那潛在的核力量,已足以令他們的「敵人」三思而後行。

至於美國又如何?該國是否能承受中東石油供應受干擾的後果?分析指,美國雖然能每日自行生產1,200萬桶原油,但離每日的使用量仍差800萬桶,代表他們仍需要進口石油;但該國自1975年的中東石油危機後在墨西哥灣一帶建立了全球最大的戰略石油儲備,當中估計儲存了近七億桶石油等候隨時投放入國際市場以維持市場穩定,這些儲備加上國內的產油能力足夠令美國在有需要時應對中東形勢及石油供應的不穩定。過去也不時出現原油價格升至歷史高位、影響全球經濟的時期,但美國正是因為有這張王牌在手,才敢於在中東問題上站得夠硬。

相互用油對賭 解決問題無幫助

幸運的是,沙特政府評估後認為受損的石油設施可於本月底前恢復,而今次襲擊大概也令沙特長期減產以維持油價上升的算盤需要擱置;但對美國和伊朗而言,今次襲擊將是向對方加強施壓的藉口,因以往涉及中東地區衝突的各方一向避免影響油價,現在「潘朵拉的盒子」被打開,兩國會否在石油供應鏈上作文章、試圖令對方先屈服?只是這兩個強硬國家如不在正式談判桌上解決分歧,最終只會使更多人受害。

撰文︰白籟仁(kurokagehk@hotmail.com)
圖片︰美聯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