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貝

2019年11月17日

小念頭 易貝

2019/10/16 (週三)

誰推休班警向死路去?

休班警察被打爆頭,嚇得警方高層急忙「補飛」,繼派伸縮警棍,再向休班警派胡椒噴霧。警方這做法,是將休班同袍推向死路,愈給休班警員更多武器,情況愈危險。

在數據主導的年代,警方應先從數據分析,未給予休班警員伸縮警棍時,有多少休班警遇襲?分派警棍後,又有多少警員遇襲?原因為何?

試想,休班警與市民沒有分別,走過示威地方,不作聲,不挑釁示威者,從不會被打。休班警員被打,原因兩個:一,向示威者挑釁;二,身份被揭露。前者在過去幾星期成為常態,本文也曾表態,遇意見不合者動武,有違香港多元社會文化。後者是,警員不挑釁示威者,誰會看到其委任證,知其身份?唯一被「出賣」的就是伸縮警棍。或許有休班警認為,警棍隨身,見示威者破壞便勇於執法,但敵眾我寡,應掉頭離去找支援才對,君不見「7.21」兩名軍裝警佩槍也掉頭走人。故此,休班警遇襲,是伸縮警棍害了他們,不懂進退。

警方再「增加武器」,供胡椒噴霧予休班警,以為可以避免他們受襲,大錯特錯。試問,一支胡椒噴霧可抵多少示威者?休班警遇襲,敵方不是3、5、7人,是30、50人。休班警以為有胡椒噴霧,可「護身」,其實,死得更快,警員武器提升,示威者武力相對增加,這是極危險做法。警隊高層似乎腦袋出問題,被「阿爺」讚得太多,壞腦。

倘若,休班警獲發胡椒噴霧仍然遇襲,那麼,往後下去,豈非所有警員休班也要佩槍?要是,實行之後,警方就知「恨錯難返」。

易貝
(逢周三及周五見報)

易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