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錦鉉

2019年10月16日

政治有序 洪錦鉉

2019/09/20 (週五)

要拯救「浪潮」中的學生

一部10年前的德國片《The Wave》,譯為《浪潮》或《惡魔教室》,此片是發生在美國加州的真實故事,寫成小說,後來由德國拍成電影。講述一個高中歷史老師透過實驗方式,讓在自由開放社會中成長的德國學生,親身體驗「納粹極端思想」,本來以為自我意識強烈的學生只用了短短一星期由厭惡到沉迷不已。

校長給老師信心,很快「浪潮」蔓延到其他班級,甚至是低年級的學生,他們失去自我意識,只有集體意識,學生命名為《浪潮》,在統一制服、統一手勢、統一標誌,做小貼紙、明信片等等的催化下,不斷膨脹,到處塗鴉宣示共同的標誌,挑戰社會;統一手勢成為進場的語言,不懂的學生或者不願展示的學生會被排斥在外,穿上統一制服的集體裏的成員自覺感受到一種神聖感、力量感和榮譽感,由需要到被需要的心理轉變,令學生變成自以為,並會誓死捍衛到底,排除異己,霸凌他人,如想保全自我的學生會被排斥,甚至會被試圖奪取性命。後來形勢失控,學生接受不了「浪潮」的結束,學生付了慘痛的教訓,以流血和死亡告終,高中老師後悔之時已來不及,妻子離去,他也被抓。

9月17日下午放學不久,看到讓我感到心痛的畫面:一位很瘦小的學生,背着一個看上去很重的書包,對着一堵連儂牆,拿着一支油性的黑色筆,不斷在牆上畫着,由於那堵牆是近一間小學,有好幾個女性家長忍不住去和他聊天,問他為甚麼這樣寫?他的神情和眼神充滿對周邊的人充滿敵意,只聽見他喃喃自語。

有一位青年來拍照,充滿警惕,拍完就很快走開到遠處看着,接着來了另一個更成熟的青年,站在這學生的旁邊。有一個老人家笑着問青年,你們是在保護他嗎?這位青年立即瞪大雙眼仇視着老人家。再過一會後,青年走了,學生也走了。「點算啊?好似讀中一,咁細個就變成咁。」「我覺得好心痛!」家長們訴說着。

對照《The Wave》的畫面與香港的現狀,香港的學生正處於「浪潮」運動中,「浪潮」愈久,學生就愈難自拔,愈容易失控,關心孩子成長的老師、社工、記者、家長、各界朋友,我們要反思,我們可能會失去一代孩子。

洪錦鉉
城市智庫召集人

洪錦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