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大浪

2019年10月20日

大浪花 潘大浪

2019/06/13 (週四)

竟向學生開槍

一邊寫文,一邊看着警方以催淚彈、布袋彈、橡膠子彈清場,淚在流心淌血。竟向學生及人群開槍?

首先,事前並沒警告,也非先向天開槍,而是直接射向人群。其次,布袋彈及橡膠子彈是近距離平射,而非射向地面,以致傷者多是頭部及眼睛受創,催淚彈就更誇張了。一個昏迷倒地學生眼睛受傷,另一名傷勢更重年輕人倒在血泊中,還在吐了一口血。

他們都是香港最生性最優秀最有血性年輕人,如此炎熱下沒躲在冷氣房打機,而是險着受傷坐監等危險走到金鐘,以血肉之軀包圍立法會,圖阻議員開會,迫政府撤回法案。他們愛這個地方,才放下安逸走上街頭。一名少女受訪說:「沒一定要做到甚麼,但身為香港人,就算不能改變任何事,但我也要站出來,若不做就不能改變,如站出來,就有機會改變。」他們就是如此單純。有人指摘他們太激進,反問入到政總又如何?那是功利的想法,質問他們為甚麼衝之前,請先質問林鄭:為甚麼逾百萬市民和平理性上街,你仍冥頑不靈,一意孤行?!你如何賠返一個個受傷的孩子給他們母親?!

潘大浪
(逢周一、二及四見報)

潘大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