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德几

2019年10月19日

隨「几」應變 黃德几

2019/06/13 (週四)

痛心與疾首

昨日早上原定要出席一個直播財經節目,雖然已較預定時間提早出門,但由於通往金鐘多條道路經已封閉,多番繞道而行才能抵達目的地,惟原定直播節目經已結束。及後收到湯森路透Thomson Reuters記者電話來電,邀請我作一個電視訪問,討論話題當然是有關昨日政府修訂《逃犯條例》丶周日百萬人大遊行,以及昨日政府總部大型示威,對本港股市和經濟,短線和中長線的影響。

原定3:15的錄影訪問時間,昨日在灣仔北某酒店附近,完成午餐會後,準備駕車啟程前往,才發現灣仔通往中環所有通道,已經全面封閉,靈機一觸下,決定駕車前往天后方向,經中環繞道前往中環,把車停泊在國際金融中心後,再步行前往花園道3號ICBC路透社總部,最終比原定時間遲了半小時才能抵達。

市內一片愁雲慘霧

昨日下午約5時,主流傳媒發布有關特首林鄭月娥及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將不會出席港交所上市19周年慶祝酒會。當時我在想,為什麼不乾脆取消這個活動,主禮嘉賓不出席,中環金鐘大部份道路已經封閉,市內早已一片愁雲慘霧,難道你們還要喜氣洋洋?原定下午5:30開始舉行活動,主辦方竟然在下午5:09才發出電郵,通知獲邀出席者活動將會取消,究竟是一個怎樣概念。答案實在顯然易見,是管理層錯判形勢,未能及早作出決定。

有關目前本港政治氣候,對本港經濟和股市的長遠影響,由於版位所限只好下回分解。

橡膠子彈催淚彈橫飛,
年輕示威者血流披面,
看到這個傷感的畫面,
不期然想起三十年前,
已故報人李子誦先生,
在文匯報社論開天窗,
「痛心疾首」這一句說話。

註:晚上8時收到這個電郵:「我們沒有蒙着眼睛,沒有蒙着耳朵,即時決定取消明晚電影《作家的謊言:筆忠誘罪》戶外首映禮儀式,電影放映如常,沉色Dress Code為主,敬請注意。」

危機處理技巧,高下立竿見影。(小題為編輯所擬)

黃德几(逢周一至周四見報)
金利豐證劵研究部執行董事

黃德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