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貝

2019年10月18日

小念頭 易貝

2019/10/11 (週五)

獅鳥生於何時?

香港近期出現一隻巨獸「獅鳥」,不合就打?一句「我是中國人」可招來拳頭。香港何時變得聲音單元,沒有包容?為何「反送中」變成「反中國」?一切沿於2012年。

梁振英與唐英年的競選,開始為香港製造「梁營」、「唐營」。唐英年敗選,梁振英得天下,開啟了藍黃之分。在梁振英年代,藍營永遠贏黃營,因背後有政府撐腰,「雨傘」一役,年輕人認為輸在愛與和平 ,打不還手 ,最後整個運動被打敗。「傘後」5年,示威者並沒有以「黃藍之分」,人民鬥人民作主線,可恨是警方製造了「7.21」元朗西鐵血案、北角福建幫追打示威者,荃灣黑幫斬人,令示威者覺得不能再示弱。於是「領養」「獅鳥」。

「獅鳥」被「領養」後,黑幫被打得投降,荃灣二坡坊有麻雀館在大門貼上通告,支持5大訴求。示威者以彼之道還施彼身,對他們來說,既要被警察打,又要被藍絲「合法」打,走到無助,惟有如此。

當然,遇相反意見者就打,有違多元社會文化,但過去幾年,社會表面多元,實是單元。政府有票,漠視民意,一切是政府種下來的禍。示威者認為,他們的暴力,失控是「合情 合理」,因他們是示威,怎會遵守法律,但警察不是,他是執法者,卻不守法律。警察所犯的錯誤,罄竹難書。當警察可以「犯法」時,示威者就覺得更加可以。法律伸張不到公義,由「獅鳥」解決,就如電影的「午夜判官」「的士判官」一樣。

警察的失控,已非「爆粗」、警棍亂毆、胡椒亂噴、催淚彈當手榴彈亂擲,而是濫用他們被賦予的權力,順我者生,逆我者死。新都城保安被捕源於警權過大。特區政府清楚知道警隊出問題,無法阻止,因為要借警隊鎮壓。林鄭最後「勝利」,也會喪掉香港。

易貝
(逢周三及周五見報)

易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