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潤衡

2019年11月15日

活着「感」言 張潤衡

2019/11/08 (週五)

無知還是無恥?

看杜汶澤先生與陳百祥先生的港台辯論,筆者聽陳先生的論說時都感到非常無奈,當他遇上對其立場不利的論點時,他的回應就是,「我看不到!我不知道!」看見杜先生那臉無奈的樣子,我也有相同的感覺。真心說一句,當你乜都睇唔到,咩都唔知道的時候,你死出來做甚麼呢?

每個人的想法和價值觀必然有一個偏向,例如筆者的政治取態是偏黃的,我的想法故然會偏向支持參與反送中運動的參與者一方,相反的便是支持政府及警察那一方。但是政見不同本來就是沒有問題的,但在這個社會裏,有一些價值觀必然會是各方皆認同,例如是非黑白的問題。

打家劫舍姦淫擄掠是對與錯,我相信這是無須透過辯論,也能獲得共識的問題。這也稱為良知,所以我們會說,黃藍是政見,黑白是良知。容筆者以心理學的層面分享一點看法,其實每個人的腦袋裏都會有一塊過濾紙,用以過濾我們所接收的資訊,例如扭曲和刪減,如何過濾,則看我們的價值觀了。

因此,如果要把事情看得清楚的話,我們要做的是要嘗試多從不同渠道接收資訊,同時也必須以不同角度來分析事物。像陳百祥先生一口咬定那些大學生不尊重校長,反過來他又明白大學的學習環境已經和中小學截然不同,大學是主張獨立思考的地方,絕不是人講我就信的地方呢!

被警察開槍打中胸腔附近(或肩膊附近)的那位中學生是拿着膠喉還是鐵通?他中槍那刻的照片和影片已經被廣泛流傳,更有Now新聞的直播影片拍下全個過程。陳先生硬要相信他是拿着鐵通來攻擊警察的話,則代表其腦海中對此事的看法已經被完全扭曲。他也相信,警察執勤時像秘密警察般,不出示證件,最後也有科技能夠辨別他們是誰的話,或許他不是無恥(的確,他也是一個會行善的人),而是無知。和一個無知的人去辯論,從一開始便是虛耗光陰吧!

張潤衡(逢周五見報)
生命教育工作者、應用心理學培訓導師
愛煲劇+睇戲,有好多嗜好,認為活着最緊要有感受+識感恩

張潤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