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德几

2019年12月9日

隨「几」應變 黃德几

2019/08/08 (週四)

求同與存異

本文見刊之時,正展開一家大小扶老攜幼加東之旅。回到曾經求學七年的多倫多,當然有很多美好難忘回憶。大學二年級在電台兼職,至今已搬遷過三次,雖然景物全非,但人面和情懷卻是依舊。

到步第二天,即上周五早上,到了加拿大中文電台,出席好友李亭River丶駱曦Edwin和Lawrance梁健恒主持,極受多倫多華人歡迎,最長壽王牌早晨電台節目《陽光早晨》訪問,還遇上一位我很敬重前輩朋友,當年讀大學兼職電視台節目主持,教曉我很多電視主持技巧的林嘉華嘉華哥。到星期日傍晚,則出席了中學時期的聲樂導師,七八十年代本港著名女子歌唱組合鍾氏姊妹花,亦師亦友鍾安妮老師主持的音樂節目《心聲細語》。

雖然畢業回港已接近20年,但當地華人對我的聲音也不會感到陌生,因為現在逢星期一和四,在加拿大中文電台《陽光早晨》節目,都會有我的訪問和環節,平常主要是討論和分析財經話題。但這次來到直播室,幾位主持人,甚至當地華人,最為關心事件,必然是跟逃犯修訂條例,引發出一連串遊行丶示威和暴力衝突等話題,也讓我坦然分享一些個人感受,部分看法過去已曾在本欄分享,內容節錄如下:「坦白說,在香港這片土地,生活了那麼多個年頭,從來也沒有看到過香港,出現如此撕裂狀況。部分人,即使是好朋友,甚至乎是親人,卻因為政治立場不同,小則在社交平台Unfriend對方,甚至乎反目成仇。

香港出現如此撕裂狀況,無可否認其中一個引爆點,就是當極多市民上街表達訴求,當權者不但漠視民意,未有正面回應,更意圖快刀斬亂麻通過法律程序,最終引發性更大規模遊行示威活動。

當然,部分激進示威者行徑,實在難以用政治訴求合理化,但警方多次大規模衝突中,執法者使用的武力,特別是元朗「白衣人」事件處理,更絕對有值得商榷地方。

撇除任何政治立場,事件演變到現在(註:本欄撰文時,仍未發生8月5日全港大罷工事件。)不論政治立場如何,都能夠輕而易舉地,拿出很多相片丶影片和證據(當然部分有可能是失實捏造)去支持自己的論點,攻擊對方陣營,以及意見截然不同的人,但亦因為如此,社會撕裂和人與人之間的矛盾,卻愈來愈惡化。

一個月前,我在個人社交平台,分享了這一段文字:「說年輕人不知所謂,其實就是最不知所謂!引用倪匡先生金句,人類為甚麼進步?就是因為下一代,不聽上一代的話。如果我是B哥哥,我會説:年輕人有理想,永遠是對,好像當年夾Band,父母也極力反對,但你們一定要珍惜生命,亦不要做違法的事。沒有了生命,沒有了自由,說甚麼理想也是徒然。」

當時,雖然有很多朋友和網友,支持和認同我的觀點,但亦有部分人,根據我的觀察,是政治立場上,較為接近一方極端的人,在我社交平台上批評。

「呢首歌,送畀我嘅香港,唔理事情有幾困難,環境有幾亂。你都仲係我屋企,之前係,而家係,將來都係。同熱愛這片土地,大家刻骨銘記,愁或喜,生與死,也是香港地。」節錄自陳冠希《香港地》。

其實我們每一個人,除了所謂政治立場,還飾演着很多角色,可以是父母祖父母,兄弟姊妹朋友同學。

放下成見求同存異,繼續飾演我們的角色。

黃德几(逢周一至周四見報)
金利豐證劵研究部執行董事

黃德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