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兆堅

2019年9月17日

公尹持評 尹兆堅

2019/09/12 (週四)

林鄭誠心懺悔才能解局

特首林鄭月娥宣布正式撤回《逃犯條例》修訂之後,很快網上就出現一幅圖畫|有一個人全身紮滿繃帶、遍體鱗傷坐在輪椅上,旁邊的人卻為傷者奉上一塊膠布;林鄭月娥這個將香港引向「全民內戰」的始作俑者,現在才祭出撤回條例草案這塊小小的膠布想修補社會,效果如何不問可知。

當6.17林鄭月娥宣布「暫緩」《逃犯條例》的時候,6.18卻有兩百萬人走上街頭,顯然易見市民是要追究6.12的警暴,大家是為警察發射過百枚催淚彈、數十發布袋鋼珠彈和橡膠子彈,和數名抗爭者,被警方以暴動罪名拘捕而感到憤怒。

學生被打至甩牙

三個月後的今天,警暴情況不但沒有緩和,且變本加厲,催淚彈「放題」遍地開花;打在平民身上的警棍暴如雨下;胡椒球彈掃射在港鐵內正離去而無攻擊性的示威者身上;在校門外和平表態的學生,被警員無理追捕和打至甩牙;被捕者被按地制服後,仍受到警員濫用私刑虐打;穿黑衣成了頭破血流的罪名(穿白衣、藍衣打人撐警者,當然有不同待遇),甚至有人被警射爆眼球。

一千多名市民被警方濫捕,再由律政司配合濫告,連蒐證都未完成便即日控告被捕者暴動,彷彿是基本動作。警暴受害市民有冤無路訴,因為違規施暴的警察戴蒙面頭盔,沒有警員編號,沒有委任證。只有極權政府會縱容警隊胡作非為至此!難怪會出現7.21元朗西鐵黑幫恐襲和8.31太子站警暴事件,警黑的界線也愈見模糊!

警方變「警謊」

警方已被市民戲謔為「警謊」,每天下午4時任憑警官在公關騷如何解釋,市民依然擔心有被捕人士「被失蹤」或「被自殺」,陰霾揮之不去,因為整個政府和警隊的公信力已消亡殆盡。抗爭者的反警暴情緒升溫,亦令抗爭行動不斷升級,手法愈趨激烈,形成惡性循環,至今仍看不到林鄭政府有任何解局意志。

上述種種,就是香港今天的寫照,長此下去,政府禮崩樂壞,社會愈趨撕裂,傷痕更深,整體社會都要負上長遠而沉重的代價。大家都很清楚,今次是一場沒有大台的運動,要局勢回復平靜,為社會找出路,是當權者的責任,發球權始終在林鄭政府手上。

盼特首去「告解」

林鄭是天主教徒,如果真心希望修補社會裂痕,我建議她應該參考「修和聖事」(俗稱「辦告解」)的做法,向市民表示誠心懺悔。她無需躲在「告解庭」懺悔,但可以和記者以及宗教領袖,找一處地方安坐下來,看看最近的新聞片段,包括警察將隨即爆炸煙霧彈掟在記者身上,瞄準記者射胡椒噴霧,以及上文提到種種警暴行為,請林鄭當場說一句,是否需要立即停止?還是繼續偏狹地盲了心眼,只批判示威者的激烈抗爭和稱之為暴徒,對嚴重百倍的警暴視而不見;對被破壞的死物油然婉惜,對嚴重受警隊傷害的市民卻麻木不仁?

因此,香港要解局,首先林鄭必須立即面對現實,責成警隊領導層制止警暴,順理成章下一步就必須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範圍當然可以包括示威者背後的組織和資金來源,可以請葉國謙和葉劉淑儀講講外國背後操控的證據,為何示威者願意鞠躬道歉是有外國勢力在背後教路,也可以傳召羅范椒芬,問她如何確認有少女在抗爭前線做「慰安婦」。但另一方面,警方任何一項違反警察通例的行徑都需要調查和問責,因為香港人絕不接受一個警權無限大以軍法形式統治的社會。

最後,林鄭、鄭若驊、李家超等修例的主事官員必須集體下台,行政會議必須大換血,因為事實已證明這幫人是掀起全城動盪的始作俑者。若他們不承擔政治責任落台,民憤不能洩,社會復和不會有出路,亂局只會持續!我相信別無他法。(小題為編輯所擬)

尹兆堅
立法會議員

尹兆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