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德几

2019年8月21日

隨「几」應變 黃德几

2019/08/06 (週二)

匯率與強弱

美國聯邦儲備局公開市場委員會,今年第四次議息會議,已於上周二和周三舉行。一如市場以及期貨市場顯示,聯儲局宣布下調聯邦基金目標利率25點子,聯邦基金目標利率,亦下調至2.25%至2.5%區間。聯儲局是次行動,早已被市場消化。

根據CME Group Fed Watch Tool 30日聯邦基金利率期貨顯示,預期本年度餘下三個,分別是9月中、10月底和12月中的公開市場委員會議息,估計聯儲局12月聯邦基金目標利率區間,下調至1.5%至1.75%水平,機會率為14.2%,數據反映聯儲局年內,最少還有兩次,分別25點子,合共50點子減息空間。有興趣瀏覽上述數據,可到以下網址:http://www.cmegroup.com/trading/interest-rates/countdown-to-fomc.html

由此可見,聯儲局是次減息,並非所謂預防性,即「應酬特朗普式」減息,意思貨幣政策出現轉捩點,重啟減息周期的開端。

筆者5月6日本欄撰文《真的減息了?》曾預測美國年來將會減息,內文節錄如下:「聯儲局宣布,下調超額存款準備金利率,亦即銀行存放在美國聯儲局的準備金利率,可以視之為聯儲局改善隔夜貨幣市場執行政策的一項優化措施,對長期利率走向…有一點提示…美國通脹有放慢迹象,經濟數據則好壞參半,加息機會早已等於零,年內減息亦存在機會。」

說時遲,那時快。聯儲局今年7月份議息會議,正式開始減息周期。那麼美元匯率,在今年餘下的四個月,會否持續面對下跌的壓力?筆者的看法是絕對的否定。要知道匯率升跌,永遠是雙向問題。

隨着聯儲局主要官員在一個月前,明確釋放減息的信號後,全球當國央行,特別是新興市場央行早已偷步減息,避免貨幣升值影響出口。

全球其他主要央行,好像日本和歐洲,其指標利率早已經是負,而這個情況更加完全沒有任何改變空間。英國的情況,當然更為惡劣,英國新首相約翰遜上任不足一星期,已向歐盟發出有關脫鈎的最後通牒,強調會在10月30日前啟動英國脫歐。英國面臨無協議脫歐「硬脫歐」風險有增無減,英鎊匯率維持弱勢,看來似是無法改變。

此外,更為關鍵的原因是,雖然美國已開始減息周期,但相對全球已發展國家,相對息差仍有極大距離,好像歐洲央行,即使負利率也可以一減再減,即使歐洲經濟狀況最為理想的國家,包括德國和瑞士,其10年期國債孳息率,仍然分別低見-0.4厘和-0.7厘負利率水平,相對近期已顯著回落,美國10年期國庫債券孳息率仍然高達2厘。

資金願意停泊在哪裏,答案實在是呼之欲出。

黃德几
金利豐證券研究部執行董事

黃德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