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文俊

2019年8月23日

俊傑論勢 何文俊

2019/03/15 (週五)

保護企業 「金手指」

Prof J:最近最令人搖頭痛惜嘅新聞,一定係一位女教師因為工作壓力太大,喺校內跳樓身亡嘅慘劇。
仲尼:香港嘅填鴨式官僚教育制度,唔單止令學生辛苦,就連老師都承受巨大壓力。慘劇發生後,坊間流傳好多關於呢間學校校長嘅指控,而喺該位老師墮樓前一日,更曾經去過辦學團體投訴但不得要領。有家長仲講到好白,話唔知點解換咗新校長之後,就發生今次慘劇。
Prof J:不過呢間學校隸屬嘅慈善團體,亦即時作出反應,佢哋嘅主席雖然卸任在即,但仍落力跟進,透過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真相,仲話會安排免責聲明,容許校內教師「爆料」後唔會被秋後算帳。
仲尼:呢類免責聲明係咪真係免責㗎?
Prof J:其實好多公司、特別係上市公司,為咗確保員工廉潔,係會設立一套舉報政策(Whistleblowing policy),喺企業管治角度睇,舉報制度喺內部監控及風險管理系統中,其實佔重要一環,可以幫助公司揭發內部有機會存在嘅欺詐、貪污、不當行為或重大風險㗎。
仲尼:舉報政策已經愈來愈普遍,例如有調查顯示,去年全港有65%上市公司設有內部舉報政策,按年大增15個百分點。呢啲舉報政策唔止涉及公司員工,一間企業嘅持份者,例如外判商、債權人、客戶或所有有往來嘅相關第三方,都係舉報政策嘅適用範圍。打個比喻,某商場要搞一項小型工程,但負責嘅同事主動向外判商索取利益以提高中標機會,咁外判商就可以向呢間公司舉報喇。
Prof J:不過唔同企業都有唔同嘅處理舉報方式,好似剛才提及嘅慈善團體咁,將會就單一事件,透過一個由獨立第三方成立嘅調查委員會「套料」,算係一種亡羊補牢嘅做法。相反,比較預防性嘅做法,係一啲公司設立恆常舉報制度,由員工或公司持份者向獨立第三方舉報,再由獨立第三方向公司審核委員會匯報,以評估下一步行動。不過有啲公司就省卻一重程序,歡迎員工直接向總經理或者審核部作出投訴。
仲尼:不過要鼓勵員工做「金手指」,保密工夫要做得好好。否則僱員投訴後,唔覺意得罪咗有權勢人士,受到不公平解僱、無故處分、威嚇或者傷害,咁咪好慘?
Prof J:所以,喺唔同企業嘅舉報政策入面,都會列明公司將會慎重及保密處理所有舉報事宜,喺取得舉報人同意前,絕對唔會透露僱員或舉報者身份。不過如果舉報事宜涉及法律程序,而必須透露舉報人身份,例如公司被要求或於法律上有責任披露僱員身份,甚至有需要搵舉報人指證違法行為等等,就真係無可避免喇,但公司亦有責任要喺事前通知舉報者,等佢知道身份有可能或有需要被披露。一旦舉報人身份曝光,公司就有更大責任去保護佢哋免受傷害喇。

何文俊(仲尼) (逢周五見報)
《都市日報》財經主編,於傳媒行業打拼十數年,不忘初心直言無諱,亦愛化繁為簡,將複雜的財經及地產資訊,以簡單的生活化詞彙告訴讀者

徐燦傑
人稱Prof J,大學財金系前教授,金融達人,娛樂.經濟學主理人,諗deal, 做deal成為咗生活嘅一部份!

何文俊

(逢周五見報)
《都市日報》財經主編,於傳媒行業打滾十數年,不忘初心直言無諱,亦愛化繁為簡,將複雜的財經及地產資訊,以簡單的生活化詞彙告訴讀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