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錦鉉

2019年12月8日

政治有序 洪錦鉉

2019/07/12 (週五)

「社區衛士」覺醒

「針唔拮到肉,唔知痛」,換言之「當針拮到肉,就知痛」,這種痛不為外人所道,因為是切膚之痛,只有被針刺中的人才能感受到。

這一個多月來,香港人心中都有一種說不出的「悶痛感」。很多人在問,甚麼時候可以結束啊?最近,這種「悶痛感」開始擴大,其原因:1. 黑衣示威人士在全港十八區搞大遊行,導致交通堵塞,店舖營運受損,生活不便;2. 搞「問候」式的包圍(明白人心裏都清楚是恐嚇式的),如號召「黑衣團夥」包圍TVB,導致DSE考生放榜活動等被迫取消;3. 在社區裏到處搞「連儂牆」,直接破壞社區的安寧。

大遊行導致堵塞

在網上的短片中,反對派的幹事、區議員和立法會議員參與其中,享受「黑衣團夥」給予他們的勝利感,儘管他們極力用美麗的「語言偽術」包裝他們的一切行為,以求感染大多數沉默的市民。

可是,他們完全沉醉在內部的享樂,完全聽不進大多數沉默的勤勤懇懇工作的民眾的聲音,或者他們認為這是可以忽視的「極藍」一群,所以他們完全感受不到民眾們「被針拮到肉的痛」。

就好像有人拿着一根針不斷向您靠近,您會感到「悶痛感」的威脅,當您放任他的行為,他就肆無忌憚用針刺進您的皮膚直進骨肉,這種無形的「痛壓」頓時成為現實的刺痛,您必然會有反抗。從安達邨開始,全港多個社區出現居民主動反抗「連儂牆」入侵社區,實際上就是居民「被針拮到肉的痛」的自衛性反抗,現在已演變成主動性反擊,要把針拔掉、扔出。

網上的一些人辱罵這些守護社區安寧的「社區衛士」是「廢中」和「廢老」,反對派的社區幹事、區議員和立法會議員與「黑衣團夥」站在同一線,以下為社區居民(包括曾經參與遊行的人士)的心聲,他們肯定聽過。

放任招致痛楚

「自己社區,自己保」、「不怕貼一千,總之見一拆一」,「要搞嘢就行遠D,連住的地方都搞,係唔係想永無安寧啊?」「我唔想仔女有樣學樣!」「唔好搞我仔女,我唔想仔女成為黑衣人!」「我希望仔女過正常生活!」

沉默的大多數人正在覺醒,覺醒成為「社區衛士」,他們為了自己的子女、為了親情不再撕裂,為了生活的安寧⋯⋯他們明白沉默等於放任,放任招致痛楚,他們選擇打破沉默,以行動愛護孩子、維護家庭和守護社區。(小題為編輯所擬)

洪錦鉉
城市智庫召集人

洪錦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