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洛

2020年1月19日

光影告解室 離洛

2019/12/06 (週五)

《凶心人》:最勇敢的自欺欺人

人應該如何詮釋記憶?
「記憶可以扭曲──它們不是記錄,只是詮釋。(Memories can be distorted—they are not a record, just an interpretation)」 記憶本身太不可靠,沒辦法完全公正、客觀地把過去記下,而是往往經過腦袋篩選,染上情感。甚至,人本身為了各種原因,會有意無意把記憶修改至合乎自己喜惡的版本,日積月累後,連自己也給說服了。
Christopher Nolan的《凶心人》,就是講述一個失去記憶的男人(Guy Pearce飾演)的悲劇:本來和妻子有着幸福生活的男主角,多年前被夜半劫屋的兇徒打傷失憶,妻子更遭姦殺。自此之後,即使無法再保留短期記憶,他仍銘記仇人的名字和零碎的線索,誓要為亡妻雪恨,踏上復仇之路。然而,隨着劇情以逆行的方式反向推進,和傳統的起承轉合相反,改為「合轉承起」地倒退回去,觀眾慢慢發覺另有真相……
故事最悲劇之處,在於主角既是記不起,卻又記得太清楚:記不住短期的事情,已經到了生活混亂,不能自理的地步,才衍生被奸人利用的後果;偏偏他又記得太清楚──太清楚記得自己導致妻子死亡的真相,令他不能接受,不忍相信,使他不惜創出另一個故事來欺瞞自己。既是逃避,也是為已經破碎了的人生,延續活下去的動力。放諸現實,每人總有自己不能承受的痛,不能彌合的傷疤。為了讓自己在醜惡現實裏不至於溺斃,有時,我們都會好像主角般,在腦海為過去編織另一個版本,去減輕自己的罪惡感。這就是所謂的「Distorted」了吧。
到底要接受現實,繼而失去做人的最後希望,還是哄騙自己,用不存在的復仇去燃點生命,繼續頑強生存下去?吊詭的是,明知主角在騙自己,生命的價值只是建基在謊言之上,卻又叫人不能輕易否定他的行為。若果這是自欺欺人,也算是我見過自欺欺人得最勇敢的人吧!
「我要相信我的行為仍有意義,即使我無法記住。(I have to believe that my actions still have meaning, even if I can’t remember them)」
P.S.喪妻與自我逃避──類似的命題和設定在之後的《潛行凶間》同樣可見,惟本片不需用上視覺甜頭和超繁複的世界觀,已能言簡意賅地表達寓意,且更能挖到深層,於我而言更勝一籌。

離洛 (隔周五見報)
白羊男,獨愛回味舊戲,不能自已。
jack99836@gmail.com

離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