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7日 

黃德几##減息與幅度

2019-08-22 (週四)

經濟未見顯著放緩,卻要求聯儲局「劈息」,究竟是甚麼樣邏輯?

美國總統特朗普經常對美國聯邦儲備局貨幣政策指指點點,甚至肆無忌憚批評聯儲局主席鮑威爾,早已是司空見慣的事情。

特朗普早前又再發功,在其社交媒體Twitter發帖,強調美國聯儲局應把聯邦基金目標利率,下調至少1%,並回復金融海嘯後的量化寬鬆貨幣政策,包括購買債券計劃,藉以降低長期借貸成本。

然而白宮首席經濟顧問Larry Kudlow庫德洛卻指,目前美國經濟並沒有任何衰退迹象,但不諱言正在考慮,推出一些針對中產階層的減稅措施。然而這些言論,只是舊調重彈,在2018年美國中期選舉期間,特朗普政府亦曾經提出同樣的觀點,包括下調工資稅,但最終卻未有付諸實行。

記憶猶新,過去兩星期美國股市顯着波動,其中一個交易天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大跌八百點,當日市場最大擔憂,就是美國國庫債券孳息曲線出現明顯逆向Inverted yield curve,特別是較早前兩年期和10年期孳息率出現倒掛。

首先,目前聯邦基金目標利率,經過對上一次下調25個點子之後,現處於2至2.25厘水平,明顯高於10年期國庫債券孳息率。特朗普的如意算盤是,只要聯儲局進一步下調息率,息率必定會出現下行壓力,孳息曲線逆向問題便有機會解決。然而,這樣的貨幣政策調控,跟未生病便吃抗生素,其實沒有兩樣。正如特朗普所指,美國經濟若果表現強勁,實在沒有理由要再推行量化寬鬆貨幣政策。

無可否認,特朗普現時的一舉一動,只是為着爭取政治籌碼和能量,一切政策和措施只求短期效果。美國總統經常用言論干預聯儲局獨立性,實在是荒謬絕倫。若然聯儲局短期內大幅減息,只會予以市場一種感覺,就是美國經濟真的是出了亂子,藉着大幅減息把逆向的知識曲線再扭曲,對實體經濟帶來的好處並不會長久。

距離下一次聯儲局議息會議尚剩餘27日,根據CME Group Fed Watch Tool 30日聯邦基金利率期貨顯示,估計9月份聯儲局公開市場委員會,再減息25點子,聯邦基金目標利率區間,下調至1.75%至2%水平,高達99.6%。估計12月份,亦即本年度最後一次聯儲局公開市場委員會,估計聯邦基金目標利率區間,只有1.25%至1.5%水平,佔最高比例,達51.3%。有興趣瀏覽上述數據,可到以下網址:http://www.cmegroup.com/trading/interest-rates/countdown-to-fomc.html
聯儲局全年減息幅度,全年累計減幅達一厘,看來並不是天方夜譚。

黃德几(逢周一至周四見報)
金利豐證劵研究部執行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