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4日 

項明生##隆冬盛夏的挪威峽灣

2019-05-28 (週二)

冬天的時候來看峽灣,窗外銀裝素抹。不同芬蘭的平地萬里,挪威山巖谷深,婉轉回旋,幾分鐘就轉彎,每一次轉彎,就換一幅齊白石的水墨畫,毫不手軟。兩邊壁立千丈,山上冰封雪地,深深淺淺的黑色杉樹豎立,如同雪地長了頭髮。
盛夏的時候來看峽灣,窗外翡翠青葱。滿山遍野鬱鬱葱葱,點綴着山腰間三兩間七彩小木屋,青葱之間突然有一條白色絲巾奔騰直下三千尺。鵝黃鮮紅,偶爾鮮活地跳脫出來,如孔雀開屏,爭奇鬥妍,彩衣下凡,就是仙人居停一般的挪威小木屋。挪威人有句俗語:“Live alone but not lonely.”,民族性格內向離群,喜歡獨居的挪威人,比Social Butterfly要多。看到這些遺世隱居的現代陶淵明們,怡然自樂,這挪威四季,不正是:「春秋滿四澤,夏雲多奇峰,秋月揚明輝,冬嶺秀孤松。」
冬去春來,峽灣無風不起浪,挪威郵輪Jade號慢吞吞地滑過這如鏡的水面,雪山終年倒映成雙,加倍巉峭。走近仔細一看,這水清澈如琉璃,透明見底,紅色海星,多如銀河繁星。
我是世界上最幸運的小子,可以在最淒美的冬季擁有過你,又幽會在最美艷的夏季。頻頻回首,這世界上最壯觀的大自然鬼斧神工,供我一生回味無窮。

項明生
十大好書親炙作家,足迹遍布一百多個國家,遊記作品暢銷兩岸三地。
FB: JamesHongAk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