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6日 

潘大浪##能否不要太生性

2019-09-05 (週四)

9月1日,機鐵及東涌綫停駛,數以千計市民被迫徒步沿着青嶼幹線離開東涌,走了四個多小時才到達收費亭,途中有人抽筋,有人坐倒路肩,一個救護大隻仔捧着一袋紅白藍袋的救急用品,搖搖晃晃向前走。有人稱之為香港鄧寇克大撤退。

朋友A說,當晚他載了一對情侶,兩人很害羞卻有禮,大家沉默地塞了三個鐘車。A說:「安全理由係應該講少啲嘢,最緊要佢哋覺得安全。」落車後他們傳訊息給A,說留低了盒蛋卷。那一刻A哭了:「我覺得我受唔起,付出最多又有風險嘅係佢哋。小孩們安全返到屋企就夠,只要佢哋不被捕我哋就開心,我求下你哋唔使畀嘢爸爸媽媽。祝福呢對小情侶,或許他朝有日可以喺煲底用真名再遇。」

像這樣的小故事多不勝數,有時覺得他們太生性了。中共傳媒及警方動輒污衊他們是暴徒,有人更稱之為「曱甴」。或許,有人使用暴力及破壞公共設施,但孰令致之!一再和平遊行示威集會,要求政府撤回惡法,結果呢?他們很多都是善良年輕人,是香港的未來和希望,政府卻欲除之而後快。

潘大浪
(逢周一、二及四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