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6日 

潘大浪##別了偶像

2019-07-02 (週二)

撐警集會,譚詠麟、鍾鎮濤上台,前者說全世界暴動都是示威者被扑頭,後者指摘後生仔九唔搭八。這幾句話確實九唔搭八。

很多成長於八十年代的廢中,都視阿倫譚詠麟為偶像。那時,在與張國榮之間,我選擇了阿倫,跟好同學及妹妹成了「仇人」,很有藍黃對抗味道。那時揹着書包趕去新城市廣場等地「捕」他;為買其新唱片,跑去漢豐、永發等唱片舖排隊;為了聽他的新歌,等電視首播《天師執位》,以九秒九抄下插曲《誰可改變》歌詞。

那時還參加了甲組班霸精工的球迷會,除獲贈藍色衞衣,還可與精工球員聯誼,他間中現身就成了「額外獎賞」。那時他愈來愈紅,八九學運時公開撐學生;六四鎮壓後他唱了《你知我知》,暗指北京墨寫謊言掩蓋不了血寫歷史。

八九學運公開撐學生

當阿倫那天在台上再講他那個老掉牙的「二十五歲」笑話時,我再也笑不出來,還滿是失望和憤怒。政見可以不同,但黑白不能顛倒,所以要跟這段記憶割。別了,兒時偶像,珍藏多年你的唱片的殘骸,應可在堆填區找到!(小題為編輯所擬)

潘大浪
(逢周一、二及四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