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4日 

李麗梅博士##新亞、歷史情

2019-05-17 (週五)

「山巖巖,海深深,地博厚,天高明,……珍重、珍重,這是我新亞精神。」環顧香港各大院校的校歌,詞曲之佳,傳頌之廣,新亞校歌無出其右。

上星期六是兩年一度的新亞歷史系聚會。每次開席之前,各師兄弟妹們總會肅立,非常投入地同唱校歌。歌聲雖不算悅耳,但對母校之情,絕對能掩蓋那略帶走音的旋律。

筆者這一代很幸運,八十年代就讀新亞歷史系。有機會親炙史學大師孫國棟師、蘇慶彬師、李弘祺師、譚汝謙師的教誨。學者風範和素養,對年輕學子的影響不祇是學問知識,而是人文精神的傳遞。那時大學生不多,新亞歷史系每年約二十人入學,全系四個級加起來才八十多人,上課地點又多在新亞書院課室,於是大家常在圖書館、樂群館碰面,雖然有點山頭主義,但卻促成了濃厚的師生、同學感情。新亞很早已有導師制,一位老師帶着三、四個學生,講求的正是這種人文關懷。也因此,我們從來不叫老師們甚麼博士、教授,而是稱之為「先生」,循的就是宋明書院對學者前輩的尊稱。

畢業後,同學們各散東西,香港雖然不大,但要大家聚起來吃頓飯也不是容易的事。多年前,從兩三屆同學的各別聚會,慢慢整合進化至每次都有六、七十人參加的聚餐。由上世紀七十年代至二千後,橫跨近四十年的同學們,有些在校時已很熟悉,有些則恍如隔世情緣。但一說起新亞往事,大家都興致勃勃,當中最滔滔不絕的,當然是筆者這輩「八十後」畢業生。回想那年代,物質不太豐盛,但真摯的人際感情為青春歲月添上很多色彩。記得每年新亞院慶,系會都積極參與歌唱比賽,雖然次次三甲不入,但單是練習唱歌的投入度,已是在鍛煉「艱險我奮進」的能耐。

新亞歷史系畢業生大多從事教育工作,有些在中學前線努力向下一代講解中國歷史的傳承,有些則在大學史料堆中整理、發掘歷史的真義,故每次聚會,席上話題大多圍繞歷史教學和研究,筆者是逃兵,離開歷史教學崗位已久,當然搭不上嘴,但看着他們對史學教育的執着,也能感受「千斤擔子挑」的新亞精神。

今年是新亞書院創校七十周年,文史系是最早期設立的科系,也有七十年的歲月。坊間常說:「人生有多少個十年?」筆者期盼,新亞歷史系有無盡的七十年。

最後值得一書,中大歷史系吳太吳倫霓霞教授,每次都能出席聚會,老當益壯,非常感恩。

李麗梅博士
資深幼兒教育專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