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4日 

李文家##給「廢中」、「廢老」的一封信—港青該何去何從

2019-06-27 (週四)

在兩次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大型遊行中,都不乏年輕人的身影,不少年輕學生甚至充當起衝擊政總和包圍警總的主要力量。他們的一舉一動透過互聯網不斷被放大、擴散,成為影響社會民主運動的關鍵因素。是次社會運動不再以傳統的政黨、社團號召方式運作,而是通過連登、Telegram等網上社交平台發出號令,透過網絡集結發起一系列的「不合作運動」,包括添馬公園「野餐」活動、太古廣場門外祭奠活動、稅務大樓「接放工」活動等。

當今世代,透過互聯網,人人都是有獨立自由意志的民意領袖,沒有「大台」,人人都只是依自己意願行事,不受指令,而是「各有各做」。究竟修訂《逃犯條例》引起的這一系列社會運動帶給香港青年人有甚麼啟示呢?

許多年長人士,不時以青年人口中的「廢中」、「廢老」口吻來勸誡青年人:「香港的繁榮穩定得來不易,不要輕易被利用來破壞社會秩序。」然而,作為一個長期從事青年工作的教育者,我認為任何事情都需要「換位思考」。我們大部分「廢中」、「廢老」也曾經有年少氣盛的時候,當年也曾為爭取自己心目中的公義而做出一些衝動的行為,今日的青年人也是當年的我們,為何不能多點理解和體諒呢?而且現今的「Z世代」,他們從小就接受着互聯網、即時通訊等科技產品的影響,他們的思考方式與眾不同,需要我們多花時間去了解並包容。我認為,若要結束「撕裂2.0」的混亂局面,需要我們多從青年人的角度出發,真正與青年人同行,走進他們的生活,了解現今青年人的生活壓力。

反過來,青年人作為社會未來的棟樑,光喊口號,大叫「向前衝」,對解決當前的社會困局也毫無幫助。部分傳媒及宗教界人士鼓吹並英雄化青年人的衝擊行為,反而加深不同世代的矛盾。我認為,作為教育者,我們在教育年輕人的過程中,除要引導學生找出問題,也要幫助學生寫下解決方程式。同樣,青年人也需要明白「換位思考」和聆聽不同聲音 的重要性。

生活在香港這個多元社會,獨行獨斷是無法解決社會爭議的。多從別人角度出發,表達自己觀點的同時也要多聆聽別人的意見,這是我作為一個教育工作者的期盼。

李文家
就是敢言成員
小學教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