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6日 

易貝##順者生##逆者亡

2019-04-24 (週三)

鍾庭耀不獲續任,已是大專界預計之事。馬斐森退了,換了張翔,「勵精圖治」是必然。過去,港大除法律學院被視為中央、特區政府眼中釘,另一部門是「港大民意研究計劃」,鍾去是預料,民意研究也隨之逝去,卻是意外。

消息指,「民意研究計劃」換了主腦,可改善與中央及政府的關係。但「民意研究計劃」定期對政府及眾高官的民望調查,卻不能隨鍾的離去停下,不然,外間必定有聲音,把鍾的退休與民調內容拉在一起,指港大受政治影響不願再為鍾續任。假若定期的民調項目繼續,就變成港大跟中央及特區對着幹。以無適當人選繼任,把民調中心「摺埋」,以後不再令政府尷尬,才可完全改善與政府關係。試想,港大在世界排名50之內,豈會沒有研究學者為「民意研究計劃」接棒?

鍾庭耀帶着「港大民意研究計劃」離開,自立「香港民意研究所」,在政治與經濟整合的社會狀況下,「香港民意研究所」生存也甚困難。君不見,傳媒已被陸續收編,不聽話的傳媒,每天被閒聊人士「數數有幾多廣告?」間接打壓嗎?香港要站得住,市民賺錢不能再放進自己口袋,而是需要為有價值之事,做一點回饋。

易貝
(逢周三及周五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