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6日 

徐燦傑##私隱起底#誰是誰非?

2019-07-03 (週三)

最近反對《逃犯條例》示威演變成警民衝突,示威者發動連串「不合作運動」,以希望政府回應訴求,其間部分政府部門及商業運作受影響;有網民不滿警方於6月12日向示威者使用大量武力,亦發起公開警員甚至其親友的姓名及身份,而警方亦向醫院收集受傷示威者資料以作拘捕行動,激起醫護界反彈。事件上,網民與警方都有侵犯私隱的嫌疑,到底誰是誰非?請見下面例子分享:
力奇:最近「反送中」風波令社會出現嚴重分裂,今次事件也觸發私隱大起底,有網民公開警員及其家人的身份,警方亦向醫院收集受傷示威者資料並作出檢控,可以話係搞到「六國大封相」。
Prof J:我們可以分析一下《個人資料(私隱)條例》,條例目的是保障個人資料不會被濫用或誤用,病人提供的個人資料只是用於收集目的,即係享用醫療服務時,假設其資源用於其他用途,必須取得病人的同意,即是說醫院向警方提供個人資料,是沒有取得病人的同意,因為警方是將資料用於檢控工作。
力奇:警方話,佢哋咁樣做有理據,就是引用法例下的豁免權,今次有多名示威者在醫院被拘捕,有網民透露是因為有藍絲護士「篤灰」,將病人資料披露予警方,主因是豁免權包括執法人員執行檢控或調查罪案行動。
Prof J:法例下豁免權的範圍甚廣,包括私人家庭事務或消遣、僱員籌劃、保安、公眾健康、監護未成年人士、法律程序、法律專業保密、新聞報道、以致危急處理例如牽涉社會及國家安全。
力奇:舉一個日常簡單例子,你部手機內的電話簿因用於私人事務,所以你部手機內儲存的個人資料可獲豁免。
Prof J:真係聰明!應用返喺今次事件,由於警方聲稱用於偵查罪案涉及檢控、拘捕疑犯而引用此豁免權,但醫院是沒有責任引用該豁免權,由於披露示威者資料,會令市民覺得不安,造成了「白色恐懼」,警方最好的做法,都是向法庭申請搜查令。更何況,該次衝突的嚴重受傷者中,亦包括協助採訪的港台外判司機,但根據警方說法,他們是有權取得相關資料以拘捕「罪犯」?那是不是意味當中於衝突中受傷的所有人,他們都應假定為「罪犯」,而警方亦有權拘捕呢?
力奇:另外,網民對警員作出「起底」,其實也有法律責任,在社交平台上載其他人的個人資料,必須考慮其收集手法是否合法及公平,未經當事人同意披露他人資料,並引起當事人的損失,甚至乎出現網上欺凌、煽動及恐嚇,這都是不合法的。
Prof J:我明白網民的憤怒,但都應該尊重他人的私隱,社交平台及討論區營辦商,亦必須尊重法例並承擔商業道德責任,停止一切侵犯私隱行為,因網絡欺凌都可以構成民事及刑事責任。
力奇:香港是一個言論及新聞自由的社會,私隱法例體現出平衡各持份者的利益,是香港社會寶貴的核心價值,但是不能夠濫用言論自由的名義傷害他人聲譽及私隱,甚至乎擾亂公眾秩序及人身安全。

徐燦傑
人稱Prof J,大學財金系前教授,金融達人,娛樂.經濟學主理人,諗deal, 做deal成為咗生活嘅一部分!

賴錦權(力奇)  (逢周三見報)
香港上市公司秘書、大學碩士課程兼任講師、香港特許秘書公會資深會員,致力將知識輕鬆趣味化,作為其人生的生活命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