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4日 

張潤衡##我對警察的期望

2019-07-26 (週五)

我依然想講一句,我不想討厭警察,因為社會是需要警察來維持秩序的。繼個多月內的示威活動當中,我不會說示威人士當中沒有暴力人士,說話公平一點,從熒光幕上,的確見到許多地方都受到示威者破壞。

但是,這不是警察能夠濫用暴力對待示威者的藉口,因為,警察是一個專業,就算他只是毅進仔一名,警員在學堂中受訓數個月所學的,正是連大學畢業也沒有的專業知識。警員被法律授權使用武力的原因,正是他們擁有極專業的知識。故此,這不是雙重標準,警員因受到壓力而濫用暴力,是所有市民都不能接受的。

警員被迫介入政治事件,他們使用的回應是對是錯,公道一點說,值得商榷。我們不能一面倒指警員犯錯,可能是我們語氣不好,但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原因,是要查明事實,還雙方一個公道。如調查結果發現警員無錯,破口大罵警員的人都應該向他們道歉:然而,若警員有錯,他們亦必須承擔法律責任,以及作出改善。

元朗事件,在香港竟然能夠發生,大量市民被黑社會暴力對待,但在個多小時內,竟然沒有一個警員到場支援?這是難以相信的情況,請問香港有多大?一班擁有專業技能的警員團隊,竟然沒有一個願意出來幫助無辜受到襲擊的市民,請問你們的專業還能夠值得被期待嗎?

直到此刻,我雖抱懷着質疑的心,但仍期待你們能夠真心地保護各位曾經或還期待着你們的市民。

張潤衡(逢周五見報)
生命教育工作者、應用心理學培訓導師
愛煲劇+睇戲,有好多嗜好,認為活着最緊要有感受+識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