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6日 

半宅職薯##「拆解一代不如一代的真相」之回應(二)

2019-02-15 (週五)

上一期提到「 一代不如一代」 這個論題,在這幾期,我想從年輕人角度,解釋為甚麼年長的一代會認為年輕人「唔捱得」。今天首先談談社會背景。

首先第一個問題是:為甚麼嬰兒潮的一代,乃至於60後會覺得自己「特別捱得」呢? 這和他們出生的時代背景有很大的關係。嬰兒潮一代是當時年輕人的世代。在1961年,15歲或以下的年輕人佔了整個社會人口的40%。當時年輕世代對社會的影響巨大,順理成章,他們也認為自己就是時代的主宰。

香港經濟在70及80年代起飛,社會相對穩定的高速發展,無論在公營及私營機構,都產生了大量中級管理職位、專業或輔助專業職位。這些空缺為當時即使只得中等教育程度的人(以當時而言是中學畢業程度,甚至是初中程度)提供了大量的上游空間。

而他們的上一代都是從二次大戰後劫後餘生的父母,「父幹」效應微乎其微, 所以即使上游競爭激烈,他們卻擁有相對公平的競爭環境,於是便對未來充滿希望。「香港地遍地黃金」便是那個年代的口頭禪。

直至80年代,香港已經發展到一個以中產為主的社會。到了90年代,即使香港工業開始北移,但隨着股票及房地產市場的蓬勃發展,這群嬰兒潮及60後, 繼續享受着資產價格上升帶來的好處。另一方面,在90年代初的移民潮,大量中高級別的打工仔選擇移民海外,為當時的香港社會製造了大量中高級別的職位空缺。受惠於當時的社會價值觀─英雄莫問出處,很多出身基層的嬰兒潮及60後人士成功藉此機會晉身中高級管理階層, 成就了當時所講的「香港夢」。

但人總是以自己角度思考的,這批乘着經濟發展加速上游的人士,漠視了社會環境帶給他們的便利,卻歸功於自己的努力,覺得這些成就都是因為他們「特別捱得」而來。

關於社會流動問題,下一期會繼續討論。

半宅職薯
18歲放棄香港大學取錄,踏入社會由低做起,同時兼讀至雙碩士後,方驀然感到進修有助職場上流只是一廂情願。極討厭辦公室政治,卻發現只有精於此道才能在職場生存。從Son姐理念得到啟發,但由理論轉至實戰,卻有另一番見解,和而不同。
FB:職場嘔血夾心層 - 半宅職薯
IG:@seafoodovercook / @fm_too_ra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