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9日 

半宅職薯##「拆解一代不如一代的真相」之回應(三)

2019-02-19 (週二)

和50後和60後不同,80後和90後一般對前途的看法比較灰,其實這也和他們的成長背景有關。50後和60後成長於一個香港經濟不斷向上衝的階段,雖然偶有股災,但不改向上衝的趨勢。相反,80後和90後卻出生於一個香港經濟不斷遇到困難的階段。首先是1998年的金融風暴,令香港的GDP per capita由1997年的10.1%大跌至1998年的負6.1%,而這負增長的趨勢一直延續至2004年才被扭轉。而這個階段正正就是80後剛踏入社會、90後處於初中階段的時候。至2003年沙士,香港又再陷入另一個低潮。

這個階段的經濟衰退,對於當時的中產階級打擊最大,隨着資產價格下跌,大公司裁員,社會上不少行政人員或者專業人士面對失業或者減薪。正因如此,社會上對於香港前景的期望由七、八十年代的充滿希望變至灰暗。

到了2008年金融海嘯,香港又面對另一次金融危機,這個階段正正就是80後進入職場後不久;90後處於大約中學的階段。之後資產價格不斷飆升,在金融海嘯或之前未能置業的,便距離置業愈來愈遠。形成了社會上「愈有愈有,愈冇愈冇」的強烈對比。

另一方面,高等教育學額大幅膨脹,對年輕人來說也構成另一種壓力。以前年代有學士學位是天之驕子,現在年代無學士學位的卻幾乎被看成甚麼都不是。大量未能考到政府資助學士學位課程的中學畢業生,在學歷膨脹的社會背景下,選擇報讀私營學士學位。高昂的教育費令不少普通家庭造成經濟負擔。反差最大的就是,不少這一類的畢業生在畢業之後也只能找到在80至90年代時只需要中學程度的工作。學費和時間付出了,但卻得不到期望的回報,那種失望可想而知。

在這種成長背景下,再加上初踏入社會的遭遇,令不少80尾和90後對將來都抱一種比較灰的態度。順理成章,「明知努力搏都係冇結果,咁仲搏乜嘢?不如而家開心咗先!」這種心態於無「父幹」的90後特別明顯,而這種心態,正正就是那些成長於香港經濟起飛階段的嬰兒潮、60後所無辦法理解的。

半宅職薯
企業培訓師。18歲放棄香港大學取錄,踏入社會由低做起,同時兼讀至雙碩士後,方驀然感到進修有助職場上流只是一廂情願。極討厭辦公室政治,卻發現只有精於此道才能在職場生存。從Son姐理念得到啟發,但由理論轉至實戰,卻有另一番見解,和而不同。和而不同。
FB:職場嘔血夾心層 - 半宅職薯
IG:@seafoodovercook / @fm_too_ra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