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4日 

何文俊##要有獨立性#先夠公信力

2019-07-05 (週五)

Prof J:近期金融界最震撼嘅事件,一定係廉政公署拉咗港交所上市部首次公開招股審查組一名前聯席主管,以及兩名相關職員,懷疑佢哋喺兩間上市公司嘅上市申請審批過程中,涉及貪污同埋公職人員行為失當。
仲尼:有呢啲事件發生,正好反映制度上嘅問題。正如我哋之前講過,港交所喺新股上市時賺取費用,自然希望多啲公司上市;但同時佢旗下嘅上市委員會,又坐擁新股審批權,因此亦衍生貪污機會。就好似喺一場球賽中,同一個人一面落場比賽,一面做埋球證咁囉!
Prof J:所以,我係支持進行上市架構改革諮詢㗎,至少都要增加證監會嘅審批權,證監會嘅角色相對獨立,點都會公平啲。
仲尼:你講開「獨立」,我就諗起 「獨立調查委員會」七個字。喺6月初至今嘅「反送中」風暴,先後發生三次大遊行同兩次大型衝突,6月12日仲出現流血事件,警方被質疑使用過分武力,因此民間強烈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睇吓警方有冇違反指引。
Prof J:其實喺現有機制上,已經有投訴警察課同埋監警會,點解市民仲要求成立委員會調查事件呢?
仲尼:呢個問題問得好好,原因就係「唔夠獨立」。我哋睇返港交所審批新股嘅例子,就會明白點解要咁做,因為佢哋作為持份者之一,公平度令人質疑。投訴警察課一向被詬病「自己人查自己人」,有投訴人仲反映投訴警員時,反而被對方「審犯咁審」,試問點會令人放心?至於監警會亦一向被質疑為「無牙老虎」,因為佢哋無權力傳召證人或搜集證據,只能「審視」而非「調查」警隊行動,而且數據顯示,由2011年至2018年,合共有2,119項投訴關於被警察毆打,結果呢?只有兩項指控屬實,成功率唔夠0.1%。更何況,從陰謀論睇,監警會委員由特首委任,但特首要推行好多爭議政策時,卻需要警方為立法會嘅安全保駕護航,所以委員近年已經「愈來愈建制」,莫講話民主派成員,近年就連中立人士、好似法律學者張達明都容不下,同以往吸納不同政治光譜人士嘅做法南猿北轍。更奇怪嘅係,監警會三個副主席都係支持修訂「引渡逃犯條例」嘅建制派議員,咁你又點叫市民放心呢?
Prof J:撇開中立性唔講,就算監警會盡心盡力,想徹查個別警員有冇使用過分暴力,都有一定難度。喺「612衝突」中,好多警員戴晒頭罩,甚至連警員編號都冇展示到,點查呢?
仲尼:我記得警務處處長盧偉聰質疑過,示威者「個個都戴口罩為咩?想違法之後無人認出」,同一道理,明明喺「612衝突」不久之前,大部分負責執行清場任務嘅「速龍」警員,肩膊都有顯示警員編號,但點解喺「612」清場嗰陣,當佢哋毆打示威者、噴緊胡椒、掟緊催淚彈,甚至射布袋彈嘅時候,警員編號又會忽然消失呢?呢句說話真係要問番盧偉聰先得。又或者問下保安局局長李家超,件制服忽然冇位放肩章嗱?
Prof J:其實警方要執法,都唔一定要使用咁多武力啫,睇吓7月1日晚,我哋冇見過示威者流一滴血,最終都成功清場,重奪立法會吖!
仲尼:兩睇啦。一來當時佔領立法會嘅示威者,係採取“Be Water” 嘅策略,當佢哋知道警方準備清場,就決定集體離開。二來警方當日採取嘅策略的確係好神奇,一如坊間某啲陰謀論咁講,佢哋好似請君入甕咁,忽然全體撤退,任由示威者喺立法會「自由發揮」,似乎想對方犯錯後,配合溫和派及建制派千夫所指,協助政府重奪輿論。事後盧偉聰解釋,當示威者攻入立法會時環境狹窄,如果警方強行清場,恐引發重大傷亡。不過呢個講法就令我諗起,喺「612衝突」當日,作為合法示威區嘅中信大廈外圍,警方唔係喺度狂放催淚彈驅趕示威者咩?需知道當時中信大廈只有一道小型玻璃門及旋轉門開放出入,群眾為避開催淚彈,即時慌忙躲入室內走避,但警方當時點解又冇顧及人群安全呢?有示威者仲控訴,人潮迫晒入中信大廈商場,差啲引發人踩人慘劇。唔通警方關懷示威者安全係睇心情嘅?定係睇背後目的呢?
Prof J:所以,我都認同最適當嘅處理方法,係委任退休大法官及中立人士,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學連登仔話齋,「支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還前線警員一個公道!」

何文俊(仲尼)  
《都市日報》財經及地產版主管,於傳媒行業打拼十數年,不忘初心直言無諱,亦愛化繁為簡,將複雜的財經及地產資訊,以簡單的生活化詞彙告訴讀者

徐燦傑
人稱Prof J,大學財金系前教授,金融達人,娛樂.經濟學主理人,諗deal, 做deal成為咗生活嘅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