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2017年6月23日

2017/02/17 (週五) 12:00上午

領展禁用場地被指另有目的

領展目前旗下有約100項屋邨康樂及休憩設施,分布各公共屋邨內,包括各類球場及兒童遊樂場等,部分設施30至40年前落成。領展去年10月曾表示考慮重新發展有關土地,惟發展前需過多關,包括改變地契或公契土地用途,以及取得地區人士共識等,有地區人士質疑降低設施使用率就是第一步。

「我哋一直知道領展想搞屋邨啲網球場地,坦白講,善用資源善用設施,冇問題!咪光明正大做諮詢、改變土地用途囉,做乜要鬼鬼祟祟搞乜嘢限制租用人身份,book個場打一、兩粒鐘網球啫,又要住址證明、又要核對身份證,仲要check埋係咪住喺指定屋邨單位。」居住在馬鞍山錦豐苑的代小姐不滿地說。

錦豐苑本身並沒有商場及康樂設施,居民欲使用如網球場等設施的話,要到毗鄰的頌安商場平台網球場。「錦豐苑向來同頌安邨共用頌安商場設施,包括買餸食飯打網球。而家領展忽然話地契劃清界線,網球場只可租畀頌安邨居民,咁同一商場內其他設施例如公廁,又使唔使限制我哋用呢?」她表示,沒有了頌安商場的網球設施,最就近要到沙田市中心才有適合的網球場。

二區准玩一區唔准

居住在黃大仙下邨(一區)的陳先生,亦有相同質疑,事緣黃大仙中心南館A停車場天台一直設有小型足球場及網球場,但去年12月開始領展禁止非黃大仙下邨(二區)居民租用有關設施,令他感到不滿:「我一直以為商場同康樂設施係以整個地區規劃,例如我住一區,咪同二區居民一齊用黃大仙中心嘅設施,點知原來唔係,黃大仙中心係屬於二區設施,一區就冇設施,其實一區二區都係黃大仙下邨,咁對我哋好唔公平!」

陳先生表示,無法理解領展所用的理由,「佢話地契問題,但一區二區係領展自己定的,地契點會講得咁清楚?」

租場要交住址證明正本

記者嘗試以非屋邨居民身份租場,發覺確實租不到,除必須出示印有與身份證上名字一模一樣的住址證明外,提交的文件也必須是正本。即使成功租用場地,在使用場地前亦必須讓職員核對身份,非在該邨居住人士禁止內進。

其實,翻查資料,領展網球場過去使用率一直低於三成,現時對使用者進一步限制,使用率自然更低,記者到訪多個屋邨網球場,均見球場上空無一人。

領展發言人回覆時,沒有明確表示是否想收地,只表示旗下球場及室內場地,需按地契及大廈公契條款規定供合資格人士使用,訂場者需出示附相片身份證明文件及地址證明,方可訂場。

區議員籲領展公開交代

屋邨康樂及休憩設施使用率偏低,理應改善設施,吸引更多人使用,但偏偏領展反其道限制租場者身份,目的令人懷疑。沙田區議員葉榮稱,若領展收到當邨居民指康樂設施長期不敷應用或被外人霸佔,以致收緊租場者身份,屬無可厚非,但如今並非如此,他要求領展公開交代事件。「領展不嬲想將設施改變用途,再吸引中產同高消費家庭用。但重建要出師有名,點先可以『有名』?咪拉低設施使用率,令重建變得合理化!」另外,有律師指一般屋邨商場的地契條款,較私人物業條文為寛鬆,當中可能存在灰色地帶亦較大,甚少列明限制土地租用人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