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2019年3月21日

2018/12/07 (週五) 01:45上午

非常人專訪 高志森論港產片死亡之後 港式優秀元素 滲入中國電影

雄心萬丈 再登導演高峰

高志森製作舞台劇,在製作時已開始鬧哄哄的,絕對大鳴大放,就怕別人不知道他是一個舞台劇製作人。但是,電影導演出身的他,近年拍攝了幾部電影,由籌備至上演前卻總是小心保密,低調得可以。直至《拾芳》一戲獲得中美電影節頒「年度最佳導演獎」殊榮,高志森這一回才真的興奮,每回提起,他均由心笑出來。得獎固然值得開心,但在殊榮之後,一股吐氣揚眉,能力得到國際肯定的成就,相信才是他最感安慰之處。(撰文:徐蓉蓉 圖片︰高志森)

高志森是一個非常有自信的人,他不需要任何人的肯定,但是,對於他敬重的人的評價,他可是非常重視的。拍電影是高志森的心頭好,自15歲隨黃百鳴學習如何製作及演出舞台劇,至加入「新藝城」電影公司,執導第一部電影《開心鬼》,高志森最感激的人是恩師黃百鳴。

「到今天,黃百鳴對我的評價,我都很是難忘。第一是高志森拍電影永不超支;第二是高志森拍電影永不過期,而且,我會完全執行他的理念,表達他的想法。」

最感激恩師黃百鳴

拍了41部電影的高志森,至今仍難忘他的第一次。「《開心鬼》是根據馬偉豪的學生作品改編成電影劇本,最初公司想由吳宇森執導,石天演開心鬼,後來因有突發事件發生,吳宇森被調過台灣拍戲,換了我做導演,黃百鳴想演開心鬼角色,結果,我就有了第一次執導的機會。」

一部四百萬港元的電影製作,由黃百鳴偕同當時幾位新人李麗珍、羅明珠、林珊珊演出,結果票房收入高達1,800萬純利,在新藝城,這是一個很輝煌的成績,新藝城建公司8年,頭6年的最高票房紀錄都是《開心鬼》,至2000年才被《英雄本色》打破,但目前仍列入新藝城最高票房前三甲。

三十多年相處,高志森形容自己和黃百鳴的關係如公事上的「父子」。

黃百鳴信任高志森,除了在電影不停給他工作機會,又投資予高志森製作之舞台劇。既然在電影上取得這般輝煌的成績,又得恩師支持信任,是甚麼原因,令高志森由一位電影導演,轉而投身舞台劇界?

嘆港電影業缺乏遠見

「是上世紀九十年代中的事,一個恐怖的年代,只是短短幾年間,港產片的片量竟達至每年三百多部,當時中國和日本等都只是每年出產百部電影,很多人都以為拍戲很賺錢,出現了『要滅亡,先瘋狂』的不健康生態。其次演員費愈來愈貴;加上黑社會入侵電影圈,很多有良心的商人給嚇怕了,便不想投資。還有翻版盜錄,這才是最致命的。拍一部電影最少數百萬元,給盜錄者十元,五塊的拿出去賣,拍電影等如『益』賊,這是導致香港電影業衰落的幾個重要原因。」

高志森慨嘆香港電影業者缺乏遠見。「我們從來沒有想過拍兒童電影培養兒童觀眾,港產片不重視培育觀眾接班人,從來只是割禾青,電腦時代甫出現,兒童觀眾後全部走入電腦世界,連電視也不看了,更遑論電影。不似和路迪士尼,仍生產兒童電影,父母會帶孩子入戲院,這是一個必須從小到大培養的娛樂習慣,香港沒有這個環境。」

既然分析出港產片衰落的原因,今天,高志森雄心萬丈,要在香港電影界再創一番事業,他可有想過未來香港電影業的前景將會如何?

「香港不會再有港產片,不易再興起港產片熱潮。見不到復原機會,以前在香港上演可以有票房收入,還有海外賣片收益;如今戲院數量急促下降,每間戲院只有百多個位,觀眾少了,電影業自然萎縮,加上如今年輕人太多選擇。我想,港產片的技術、風格、內容和拍攝方法,只能加入中國電影內,成為中國電影一部分,中國電影中可以滲入港產片的優秀元素,如徐克拍攝武俠片的手法,便可以注入中國電影內。我最難過是,拍攝喜劇的路開始失傳,港產片套路就是注重視覺,注重畫面,看到表情,利用剪接剪出爆笑點,成功靠視覺,這是港產喜劇的特色。不似內地喜劇,多靠對白發揮。」

要76歲前執導100部電影

雖然對港產片的前景不看好,但是,得獎無疑在高志森心中點燃了一把火,他立志要在76歲前執導100部電影,如今不只講,他已開始動手做,看過高志森的工作魄力,相信他一定會達到,這位製作影劇作品的快槍手,真有他一套眼光和本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