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2017年12月14日

2017/10/13 (週五) 12:00上午

郭晉安 貴精不貴多

潮流興北上搵銀,郭晉安挾住「三屆視帝」名銜,要在內地吸金的話,簡直易如反掌。不過對比起同公司的藝人,他確實較少返內地,只偶爾到海外登台,近年甚至實行「貴精不貴多」,一年只拍一部劇,其餘時間全部留畀一對仔女。縱然工作量驟減,然而郭晉安拍親的不是《再創世紀》等重頭劇,就是《老表,畢業喇!》等台慶劇,與其劇接劇Chur爆自己去交行貨,他就寧願專心去琢磨好一個令觀眾覺得有血有肉的角色。

撰文:鄧穎琪 攝影:Sing
服裝::CHOCOOLATE

上年郭晉安(安仔)主演的《致命復活》呼聲甚高,可惜最終失落視帝寶座,無法第四度問鼎「最佳男主角」,不少人替他抱不平。安仔卻深明頒獎禮只是個節目,旨在為觀眾製造驚喜,「畀你咪畀你囉,唔畀你都絕對可以,個獎唔係你簽約包埋,係額外嘅嘢,唔畀我,咪下一次囉,除非我唔做㗎啫?只要我繼續喺呢個圈、繼續喺TVB,始終都會再有我嘅劇集提名。」

專心拍好一劇
不少演員因為長期劇接劇,各色各樣的角色都試勻,熱忱早已磨蝕,有如一台滑啞的機器。安仔卻絲毫沒有這種感覺,還時常自我審視,「我成日同自己講:『郭晉安,如果你一年拍一套劇,你都唔去努力做準備工夫,你不如唔好做呢行喇!』」他每次鑽研角色,都會想想究竟自己還有幾多可以掏出來交給觀眾,用「博盡」來換取滿足感,難怪之前就因太入戲而陷入抑鬱,「如果我Hea住咁去做完一套戲,即係話郭晉安裏面有好多嘢都冇攞到出嚟啦,咁你都唔係好係一個藝人啫?你點好意思賺嚿錢返嚟呢?」
安仔曾演過超奸角唐立言、大好人馬志強、智障人士丁常旺等,戲路甚至闊到連編審都問他究竟還有甚麼想挑戰,而他就自比為器皿,能為了迎合角色而改變形態。不過凡事有得必有失,既然安仔選擇為仔女減產,收入自然會隨之減少,「睇你覺得值唔值,你培育佢、同佢相處嗰種快樂,係咪可以取代到工作所帶嚟嘅滿足感呢?」至於安仔的答案,明顯不言而喻。

抗拒死板教育
17年,安仔唯一的精心之作便是《老表,畢業喇!》,他與蔡少芬(Ada)的角色南轅北轍,Ada視教育如一盤生意,覺得賺不到錢就難逃殺校命運,而身為熱血校長的安仔,則認為培育下一代的首要條件是愛,「我哋點教下一代,係睇佢10年後點樣成材、成為個點樣嘅人,而唔係今日谷到個小朋友做隻肥肥白白嘅鴨,就叫做有效果。」原來安仔兒時就正正是填鴨式教育下的失敗產物,他也自言本身根本不是成為律師、醫生等專才的材料。
每個人小時候都寫過《我的志願》,那麼安仔從前的志願呢?「啲所謂嘅志願,都係個制度框死咗,話畀你聽你要做消防員、警察、護士或者公務員,總之要為社會服務。但學業成績唔代表一切,至少我今日成為一個藝人,都唔係因為呢一種咁嘅訓練模式。」親身經歷過這類死谷爛谷的教育,安仔當然不想仔女步自己後塵,所以他和太太歐倩怡就安排了9歲的大仔轉校,「今年轉咗去宣道國際學校,最主要因為係基督教啦,亦都唔想佢讀書太死板,暫時我見佢都讀得好開心。」

湊仔猶如種花
對安仔而言,培育一個小朋友就如種花,看着小種子逐漸萌芽、成形,長成各自的模樣,令他饒有滿足感。有時仔女甚至會問出一些令他哭笑不得的問題,如兩父子近來就討論了何謂粗口,「我畀佢認識唔同嘅中、英文粗口,但唔係教佢講。」言談間見他頗反對仔女講粗口,原來安仔認為人之所以「爆粗」,乃是本身詞彙有限、學識不足,只好用粗言穢語表達情緒。倘若一個人滿腹墨水的話,又何需動輒就「問候」別人呢?「我會叫個仔無謂因為句粗口,令人覺得佢係學識咁少嘅人,因為佢事實上唔係吖嘛!」
近年香港接連有學童自殺,為人父親的安仔當然心悒,不過他坦言不想在一知半解的情況下去剖析別人為何輕生,只用一句對白作總結,他說:「劇裏面話:『教育嘅起步,並唔係在於一間學校,終結亦唔係喺一個畢業禮度。』教育嘅責任唔可以怪晒喺間學校度,係小朋友一出世,屋企已經要開始做呢樣嘢。咁係咪佢一畢業,你就可以放棄呢?唔係㗎,佢嘅人生仲有段好長嘅路,可能同你牽連一生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