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2019年3月21日

2017/02/22 (週三) 12:00上午

猛人系列之三 盤點劉鑾雄第一章 狙擊之王

「蒲」尖沙咀的朋友,都去過The ONE商場,雖然這只是「大劉」劉鑾雄旗下無數物業之一,卻別具意義。它既總結了大劉叱咤風雲的賺錢三部曲:收購、發展,然後左手交右手;同時,The ONE這名字也記載了大劉感情生活由繁花似錦到洗盡鉛華的過程。

去年多次傳出大劉身體抱恙,換腎不久的他,踏入2017年卻突如其來,一手把太太甘比陳凱韻捧成新女富豪。所以,這個「猛人系列」怎少得他?

劉鑾雄有很多外號,其中最貼切的應該是「股壇狙擊手」。他的狙擊,是一種生命中的DNA,並不限於股市,由實業起家賺得第一桶金,到後來先後追求多位美貌女星,都盡顯他狙擊手的作風。

狙擊石油危機

1974年,當時23歲的大劉從加拿大畢業回港,加入家族經營的「友聯岳記」吊扇廠工作。吊扇這東西,在當年其實已是夕陽工業,卻因為是時的石油危機,各國都要節省能源減少開冷氣,吊扇再度成為需求。大劉當時認為應趁機會拓展吊扇業務,無奈家人經營作風較保守,認為石油危機可能很快過去,寧可少賺點也不願「揼本」再投資。結果,石油危機的陰影到1978年仍持續,大劉於是下決心自立門戶,與人合夥在香港仔黃竹坑開設一間小工廠,名「愛美高」,專門生產吊扇。

不過,大劉並非一味依賴石油危機。據馮邦彥著《香港華資財團》一書(三聯書局出版)所述,愛美高首先大力發展懷舊古典的吊扇,希望即使石油危機過去仍有市場,這些吊扇很多都賣到北美地區。另一方面,也開始發展其他產品,愛美高的產品從吊扇擴展到燈飾、電子滅蟲器及電暖爐等,營業額不斷上升。至1983年「愛美高實業」在本港上市,市值已達到5億港元。

狙擊莊氏家族

對大劉來說,吊扇非但不是夕陽工業,更是一塊踏腳石。1983至1984年間,他開始藉着和北美做風扇生意之便,投資美國國庫債券。當時香港人投資美國債券並不普遍,因為它回報高、風險更高,是名副其實的鱷魚潭,卻正合大劉的性格和口味。1985年,大劉終於初嚐在港狙擊上市公司的甜頭。首先,他將所持的愛美高股份悉數以高價售予基金投資者,並離開愛美高,其後愛美高股價下跌,半年後他以低價從該基金投資者手中回購股份,重返公司,且執掌控制大權。

他隨即開始物色其他狙擊對象,首先看中由莊氏家族控制的能達科技。能達科技並非重磅股,莊氏家族亦不為意會成為狙擊目標,結果大劉在市場吸納得控制性股權,莊氏家族考慮後決定不想失去控制權,於是以高價回購大劉所持的股份。

狙擊李兆基

1986至1987年間,大劉透過旗下三間公司發行新股集資,再度展開狙擊。他的目標是一些高市值,但大股東控制權卻不穩的上市公司,這次看中了「四叔」李兆基旗下的中華煤氣。

但四叔不是易與之輩,當大劉開始在市場吸納中華煤氣的股份,四叔已收到風,同時間大手吸納股份抗衡,最後大劉只能收集得800多萬股,遠離可觸發全面收購的股數。但收購戰令中華煤氣股價飆升,大劉把所收集的股份賣給投資基金,獲利3,400多萬元。此役他算是失敗還是達到目的,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狙擊嘉道理家族

大劉開始狙擊更大的老虎。當時,香港大酒店是一家歷史悠久的英資公司,旗下資產包括半島酒店、九龍酒店、淺水灣影灣園、山頂纜車及中區聖約翰大廈等,而掌權的是老牌嘉道理家族,但實際上嘉道理只持有約12%股權,並非大股東。大劉看準這微妙的結構,1987年夥拍林百欣旗下的麗新發展,買入了香港大酒店30.4%的股權,並力爭加入董事局。

嘉道理家族迅速應變,首先向收購及合併委員會投訴劉、林兩家是「一致行動者」,並趁調查期間,在市場高價買入香港大酒店股份,抗衡大劉的收購戰。結果在1987年7月,大劉與嘉道理家族達成協議,大劉將所持的香港大酒店股份轉售,退出收購戰,但大劉旗下的公司,在這次狙擊中合共獲利1億3千多萬元。

資料顯示,從1985到1989年,愛美高系市值從4億港元急升至58億港元,大劉亦躋身大富豪之列。

劉鑾雄風雲年表
1951年:香港出生,籍貫廣東潮州。
1978年:創辦愛美高生產吊扇,其後發展成愛美高集團。
1983年:愛美高上市,大劉出任主席。
1986年:以愛美高介入華人置業收購戰,最後成為華置大股東,一戰成名。
1991-93年:將旗下多間上市公司私有化,並整合成為華人置業集團。
1994年:以華人置業成功反收購愛美高。
2002年:向何東家族收購尖沙咀東英大廈,其後改建為The ONE商場。
2011-13年:認購佳兆業債券,獲利3.27億美元。
2012年:涉及澳門歐文龍貪污案,2014年被澳門法庭判刑,但一直沒有前往澳門服刑。
2014年:辭去華人置業董事會主席及行政總裁職務。
2017年:將市值估計約180億港元的The ONE商場送給甘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