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2018年9月25日

2018/06/15 (週五) 01:16上午

新聞專題 鄭國江作品二千 粵劇胎教出詞人

著名詞人鄭國江筆下作品超過二千、與香港無數歌星合作,一生與文字纏繞、打交道,他的歌詞為歌曲注入生命,不少更成為七、八十年代經典,而鄭Sir不論在填詞工作還是在日常生活,原來都離不開一個「戲」字。(文:呂惠如 圖:香港電台)

鄭Sir筆下歌詞清新雋永,被譽為「詞中有畫,畫中有詞」,其曲詞之美,大概源於粵劇胎教。原來,鄭Sir的媽媽是個標準戲迷,當年為了追看各區傳統節慶所上演的大戲,甚至不惜山長水遠由西營盤的家跑到港島另一端的筲箕灣,故鄭Sir未出娘胎,經已受到粵劇薰陶。

自己唱作粵曲歌詞

耳濡目染,鄭Sir自小喜愛聽、唱粵曲,意外地為他打下當詞人的基礎。他笑道:「我會一邊走路一邊唱粵曲,但因沒有記性,可能唱三句忘了中間的一句,於是要自己創作來加以串連。所以,其實我填詞,自小已有深厚基礎。」

1965年,鄭Sir從師範畢業後當上小學老師,主要教美術和英文,直至1996年退休;即使他後來當上著名詞人,成為頒獎台上的常客,仍然沒有放下教書的工作。

用筆演戲成就經典

多年來,鄭Sir一直以細膩的文字來表達人生、情感,但他坦言背後其實是以筆代戲:「我自小喜歡演戲,但演出機會不多。我覺得可以運用文字來演出,以一枝筆代入角色,希望能夠演繹出每個角色的神髓。」

事實上,鄭Sir用文字「演出」的作品,很多都深入民心:《漣漪》、《風繼續吹》、《似水流年》、《只怕不再遇上》、《在水中央》、《陌上歸人》、《喜氣洋洋》、《叮噹》(多拉A夢)……,不論是情歌、勵志歌、田園歌或兒歌,都一一投射和呈現出不同的風格與角色,由一人獨唱的歌曲,到男女對戲的情歌,甚至由群星合唱的主題式勵志歌曲,不少都令人深刻難忘,成為經典。

詞人和歌手往往關係密切,尤其因鄭Sir為人謙和,故與不少歌星都建立起友誼,當中包括合作超過八十首歌曲的阿Lam林子祥。鄭Sir道:「我和阿Lam的腦電波有相通之處,否則不會這樣合拍。黃霑寫過一篇文章,說很氣阿Lam,因為最好的歌曲都讓鄭國江來填,不過他又說鄭國江又真的處理得不錯。」

三大詞人發功比拼

鄭Sir、黃霑、盧國沾被譽為七、八十年代鼎足而立的詞人,三人作品各有特色,但有時亦會透過歌詞暗中較勁。鄭Sir笑道:「盧國沾說過,我們三個就好像武林高手,大家遙遙發功。當見有人創出新招,便設法去破解和超越。」他舉例道:「我聽到黃霑寫『世界真細小小小』,覺得原來兒歌可以這樣好玩。當我寫《小時候》,我便想:你寫世界,我寫宇宙!『小小的宇宙』比你更大!我們就是這樣玩的。」其實,鄭Sir私下和黃霑份屬老友,三人所謂的發功比試,目的不過是出於好玩和自我提升。

臨老學藝編寫粵劇

雖然從學校退休多年,但鄭Sir仍然繼續關注教育,近年更將不少心血投放到推動戲曲教育,包括成立兒童粵劇團,及重返校園向大專學生教授戲曲課程,目的是為了培育出懂得欣賞粵劇的新一代觀眾。

不過,一向填詞得心應手的鄭Sir,卻差點因此被難倒,全因最初為兒童粵劇團編寫劇本時,才發現困難重重。「因為我習慣了寫流行曲,多數用簡譜。但為了傳承,香港仍沿用工尺譜和點丁板(標示高低長短音)的方法。」為此,鄭Sir當年特地參加了粵劇編劇課程,當旁聽生邊學邊寫,並成功編寫了一些新版的劇本,實踐心中的理想。

香港廣播九十年「文化樹下─我們的廣播人」(本集於6月17日播放)節目逢星期日晚9時於港台電視31/31A;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 視像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