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2019年5月19日

2019/05/17 (週五) 01:04上午

新聞專題 菲律賓「狂人」料輕鬆贏大選 行徑愈「出位」 民眾愈愛

眾所周知,特朗普在三年前當選美國總統前,就以其出位言論而被稱為「狂人」,甚至到現在與中國打貿易戰也是這樣;而在亞洲,我們亦不難發現有同樣的「代表角色」,即同樣地作風強硬、言論出位的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他上任至今已累積了不少爭議,包括「毒品戰」過分血腥及不人道(別忘記有一名港人在當地被囚終身)、任內打壓部分媒體採訪(當中以網媒Rappler最為顯著)、問題發言更是數之不盡——然而在日前舉行、被視為他執政成績表的中期選舉,不少選票投給了支持杜特爾特的候選人或他的盟友,似乎顯示民眾對這位「狂人」並不反感。

今次選舉有破紀錄的近6,200萬名登記選民,他們將從4.3萬多名候選人當中選出包括國會議員、市長及州長等逾1.8萬名公職人員,其中爭持最激烈的當屬參議院的12席,因為眾議院過去已由杜特爾特的盟友主導,因此參議院被視為阻擋他爭議施政的最後防線,但至截稿前的點票結果顯示,支持杜特爾特的候選人已有最少九人在得票上領先,代表參議院很大機會同樣由他的派系掌控,令他有能力推動恢復死刑、降低兒童罪犯刑事責任年齡以至修憲等更具爭議性的議題。他肯定不是毫無缺點、甚至有很多問題都被公眾看在眼裏,然而民眾在今次選舉中仍義無反顧地投票給支持他的派系,是否因為他們認為這位「狂人」給予了他們想要的東西?

在這我們也許先回顧一下杜特爾特這個人︰這位自年輕時開始「暴力隨身」的「狂人」除聲稱在16歲時已經常參與打鬥甚至殺人外,入讀法學院時更因向同學開槍而幾乎被踢出校(最終他仍獲准畢業但校方拒絕他出席畢業禮)。

暴力早相隨 任市長露頭角

1986年菲律賓人民力量革命推翻了獨裁領袖馬可斯後,他獲時任總統阿基諾夫人委任為達沃市副市長,兩年後「坐正」即斷續出任市長達廿多年,而他的「傳奇」亦是自此開始︰當年的達沃市被稱為「罪惡城」也不為過,對此他大刀闊斧地推行多項政策改善社會狀況,當中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他不時親自帶隊出巡、甚至親自處決犯案的疑犯——他自謂在1988年出任市長後不久,即與同袍槍殺了三名綁架疑犯。

這位被《時代》雜誌類比為漫畫人物「制裁者」的市長「鐵腕治市」並不是沒有成果︰在治安普遍差劣的菲律賓(不少人相信仍會記得在2010年發生的香港人質被挾持事件)當中,唯獨達沃市被稱為「東南亞最和平城市」。

無疑爭議人物 民眾並不介意?

也許正因為他在達沃市的「政績」,令國民在2016年總統大選時向杜特爾特投下信心一票,使他以超過660萬票拋離他的競爭對手當選,而他的鐵腕政治在他當選總統後仍然持續至今,但爭議自然如影隨形。雖然他雷厲風行打擊犯罪、數年間數以千計的毒販和其他罪犯被殺,但亦引起當地教會及不同的人權組織批評,指政府縱容執法部門濫權濫殺(雖然他亦聲言會懲治濫殺無辜的警察)、不時「未審先處決」,對此他亦會以毒辣的言詞還擊;更甚者去年政府曾試圖推出可能會損害民權的議案,最終僅被參議院攔下,惟今次親政府派系在選舉中報捷,令人擔心杜特爾特可能會恢復在當地歷經兩遭廢除的死刑——而死刑帶來有多大爭議,相信近日香港《逃犯條例》的爭議也說明了不少。

只不過,即使杜特爾特本人形象有多負面,他在當地的民調仍維持在七成左右的支持度,在民主國家這是個不算低的數字。觀其原因,除了當地的經濟未見太大波動(近數年GDP增長穩定維持在6%左右,在亞洲地區屬前列)外,政府大力打擊罪案確實有其成效,外交部長洛欽周三在Twitter表示,今次選舉是民眾對杜特爾特及其「反毒戰」的公投——而民眾則以選票支持兩者繼續下去。《美聯社》認為,由於菲律賓以往來自傳統政治派系的自由派領袖帶來失敗的例子更多,因此民眾對專制管治的抗拒相對較小,以當地的情況來說,似乎是認同他「治亂世用重典」的理念。

不過杜特爾特大概要慶幸的是,他任內一直曖昧處理的問題未有爆發,否則他和支持者們大概不會贏得那麼輕鬆。

場外的中國因素未有「發作」?

菲律賓內部沒有大震盪之下,較迫切的問題可能是與中國的南海爭議。中國與南海沿岸多國都有爭端,其中中菲兩國就「九段線」的海洋權益主張、執法權和島礁開發的爭議,數年前由菲律賓向荷蘭海牙國際法院提出仲裁(中國則拒絕參與仲裁程序)、並在2016年獲裁定勝訴,但中國未有停止在南沙群島填海造地、公布爭議海域的休漁期時限及聲言進行執法,船隻相互闖入對方聲稱的專屬經濟區更不計其數。漁業經常遭受中方船隻騷擾,加上近年中國人在當地的影響力增加、影響當地社會,令當地民眾對中國的不滿劇增,亦成為反對派攻擊杜特爾特的重要彈藥——可是這在今次選舉中顯然無效。

雖然杜特爾特處理南海問題的態度像特朗普一樣難以捉摸、甚至被指親中,但也許正因如此才令國內反中情緒未能積聚成反對他的重要力量︰杜特爾特長期未有執行國際法庭的裁決、以至在上月北京「一帶一路」論壇期間仍強調會以雙邊談判解決南海爭議(隨行的貿易和工業部長洛佩斯更稱南海問題是可以暫時擱置的議題),但「口裏說不」之餘仍繼續與美國保持合作,本月初更與日本及印度一同於爭議海域舉行軍事演習。《英國廣播公司》引述民調指,當地民眾最信任的仍是作為長期盟友的美國,杜特爾特再親中,卻沒有像馬爾代夫前總統亞明近乎放棄印度那樣公開離棄美國,多少緩和了他立場搖擺的問題。

三年未「跛腳」 鴻圖待展?

菲律賓憲法規定總統在任六年、不得連任,且在上任三年後舉行中期選舉以作制衡;然而群眾向杜特爾特的管治投下了信任票,代表杜特爾特在接下來的三年將可繼續他的施政方針。

有報道指他未來可能會修憲、讓菲律賓改行聯邦制,將權力下放地方政府之餘,亦有意見擔心他乘機廢除總統任期限制;亦有指他將為現任達沃市市長、但立場較他在任時更溫和的長女莎拉在2022年競逐總統鋪路,建立新的「家族政治」……無論如何,這位政治「外柔內剛」的「制裁者」未來數年會為該國以至東南亞地區帶來怎樣的氣象,實在令人興味盎然。

撰文︰白籟仁(kurokagehk@hotmail.com)
圖片︰美聯社、互聯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