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2018年9月25日

2018/06/15 (週五) 01:04上午

新聞專題 特金會「無核」結束 如何落實才是核心

在千呼萬喚、且在各種起跌等待之後,美國總統特朗普終於與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在新加坡舉行峰會,既是韓戰後首次、也是各種意義上劃時代的一次會面;和四月時的兩韓峰會相比,今次在程序上好像更短,因為當時金正恩和文在寅同樣在早上開始見面、但直到傍晚才簽署《板門店宣言》,今次在下午就已簽署聯合聲明,中間也沒橫生甚麼大枝節,加上保密工作相對做得更多,令世界關注的這場峰會給人有點「雷聲大雨點小」的感覺。(撰文︰白籟仁(kurokagehk@hotmail.com)圖片︰美聯社)

不容否認的是,美朝兩國領袖成功會面,為之後兩國關係步向正常化打下基礎、以及為準備正式結束韓戰的方向建立框架;不過多數西方傳媒即使認同特朗普在促成峰會方面的努力,對於今次峰會的成果仍是抱着懷疑態度,《衛報》、《紐約時報》等更認為比起特朗普,金正恩才是峰會的最大贏家。這說法也確實不是沒理由,因為如何處理最關鍵、外界最關心的問題仍沒有定案,雙方簽署的聯合聲明內容也沒有很堅實的承諾在其中。在這個「後峰會時期」,如何令雙方的聯合聲明不流於紙上談兵,才是現在開始最需要處理的問題。

很多傳媒都留意到,比起四月時與文在寅會面,金正恩當日的表情顯得更為嚴肅,大概是他也知道美國是比韓國更難應付的對手;惟談判下來,即使聯合聲明也重申《板門店宣言》當中達成朝鮮無核化的承諾,但對朝鮮何時及如何達成這一目標,卻也是隻字不提,這是否代表金正恩在這「核問題」上先贏一仗?當然,這也可說是雙方最少同意了這個目標(始終聯合聲明是要兩國都同意的內容)、後續的事可以透過兩國官員以至其他國家的介入下慢慢解決,可是和特朗普在記者會暗示會停止美韓聯合軍演(雖然他沒有明言是哪類軍演、且表明暫時不會從韓國撤出駐軍)相比,無疑令人感到美國一下子對朝鮮讓步得太多太快。

無核化永是核心問題 絕不能拖延

筆者早前曾引述美國智庫的研究,指朝鮮如真的肯落實全面無核化,整個過程估計歷時可高達十五年,而且這是朝鮮政府合作的情況下;雖然金正恩在聯合聲明中再次保證會落實無核化,但自1992年起,美朝兩國也曾多次達成類似的協議、也曾歷經討論去核的六方會談——以結果論自然都是失敗的。而今次美朝峰會達成的協議也只是重複以往曾提過的內容、完全沒有細節,甚至作為重點的「不可逆轉」字眼也沒有,自然引起外界懷疑今次峰會是否成功。

不過以此斷定無核化承諾最終也只會落得一紙空文,也不能說完全正確。國際形勢以至朝鮮的內部形勢比起1992年及2005年時已有大不同︰針對朝鮮的國際制裁較以前更重、作為朝鮮支持國的中國及俄羅斯同樣受制國際壓力而不能如以往一樣大力支持朝鮮經濟,已令朝鮮的經濟發展受到相當打擊,從脫北者數字逐年增加已可見一斑;另一方面,朝鮮向國際社會作有限度的開放也有一定的成果,金正恩自然不希望放過能爭取改善國內情況的機會,故乘着年初兩韓關係趨向友好之勢走到這一步。金正恩會否輕易放棄這在國際鎂光燈下達成、得來不易且有望改善國家情況的局面?並不見得。

可以預期,兩韓以至之後美朝官員的會談重點,肯定會是朝鮮核問題。雖然現在預測談判情況有點早,但如果特朗普政府真如他所言、會在認為不適合的時候離開談判桌,那麼朝鮮如表明拒絕讓國際原子能機構等獨立核查人員入境調查(這已經是最低限度要做的事),則是朝鮮一方破壞兩方協議的精神,美國屆時肯定要表態,如之前突然宣布取消峰會一樣。直到核問題完全解決之前,很多更進一步的問題如放寬制裁、外國入朝投資甚至建交等都不可能(也不應該)進行,特朗普再自鳴得意也不能忘記這一點。

用軍演換朝鮮讓步是否值得?

倘要朝鮮履行協議內容,美國自然也需要有所付出,加上今次聲明已將「在朝鮮半島建立長久穩定的和平機制」寫上去,美國降低在區內的軍事行動層級——如同兩韓峰會前暫緩軍演以營造氣氛——似乎並不意外。可是特朗普就算沒明言,似乎也暗示會減少美韓軍演的強度以至次數,最有可能影響的會是八月的大型聯合軍演,結果美韓兩國的國防部可說被他的發言殺了個措手不及。

筆者以前也提過,駐韓美軍可說是朝鮮政府的心腹之患,因此很大機會在之後的談判要求美軍撤出、或最少減低駐軍數量;但現在特朗普先暗示會停止聯合軍演,可說是未談判之前先滅自己威風。他在之後的記者會表明目前不是談撤出駐軍的問題、顯示他並不打算將駐韓美軍作為談判籌碼,加上他強調對朝鮮的制裁將會持續至無核化過程結束(雖然暫時不會再加壓),那麼美國可以用甚麼作為與朝鮮交換啟動無核化過程的條件?相信也只有美韓軍演了。

聯合軍演的意義,在於供兩個以上國家的軍事力量透過模擬發生戰事的情況、訓練雙方的共同應對能力,但如果只是作為區域內的軍事抑止力,駐軍的存在本身已經很足夠,與在地軍隊進行聯合軍演並不是必須的事,看美軍駐關島或日本的部隊便會明白。特朗普此前也曾批評美韓聯合軍演是浪費金錢,而且如果朝鮮半島真會步向和平,針對朝鮮進行軍演的必要性也愈來愈低,因此將美韓軍演視為之後美朝談判的「棄子」,並不是完全錯誤,也許更能令金正恩感到美國有誠意減少敵對行為,長遠對達成韓戰正式終戰也有一定幫助。

變數仍多 忌一面倒樂觀

今次美朝峰會過後,區內的局勢即時出現不少變化、也帶來了相當多的可能性︰金正恩期望學習「新加坡模式」、《華爾街日報》在峰會舉行前發文估計中韓兩國將可能率先打開朝鮮的經濟發展大門、韓國如何與朝鮮關係正常化、以至韓戰的終結能否真正達成等,如同筆者之前引用《今日美國》所言,未來局勢的走向只會繼續不明朗,但最少雙方已展示了想要改變的立場。

既是走在不明朗的路上,外界就不能對今次峰會的後續盲目地樂觀。如前所述,今次峰會並沒有甚麼堅實的成果,一切都要靠後續的會談,但兩國領袖既是如此難捉摸,即使之後的談判真有成果,能否毫無問題地落實也是疑問,而且朝鮮的人權問題是今次沒獲太大着墨、卻也是要解決的一項。我們當然希望長遠能達至和平、令區內局勢降溫,但同時也要提防重演1938年《慕尼黑協定》的歷史重演;美朝「後峰會關係」既已開展,就只能期望兩國在接下來的時間繼續保持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