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2019年4月23日

2018/08/24 (週五) 12:50上午

新聞專題 前身邊人官司罪成或「燒埋身」 特朗普上任以來最糟糕

正當筆者以為本周國際時局平淡如水之時,突然就有如發生大地震︰在美國東岸時間周二下午四時許至五時許,曾與總統特朗普關係密切的兩個人——前私人律師科恩及前競選經理馬納福特——分別就違反選舉財務法等八項罪名達成認罪協議,以及被裁定八項稅務詐騙、銀行詐騙及一項隱瞞海外銀行戶口罪名成立;雖然兩者均未直接燒到特朗普本人身上,但對他來說只能以「屋漏兼逢連夜雨」來形容目前的情況,因為兩人都是「通俄門」的核心人物之一,因此外界普遍認為今次是特別檢察官米勒與特朗普對仗的一次勝利。(撰文︰白籟仁(kurokagehk@hotmail.com)圖片︰美聯社、互聯網)

如果說,馬納福特的罪名大都與他在烏克蘭工作時的財務問題有關,因此對特朗普的影響力不大,那麼科恩主動投案,其潛在破壞力就不容小覷。科恩曾經是特朗普及其集團的得力助手,今次正式承認為「一名競選聯邦職務的候選人」向兩名成人電影演員及雜誌模特兒支付掩口費、以免影響選舉的事實,很大程度上與直指是特朗普指使無異(雖然他在本年初已談及有關問題)。外界普遍關注的是,科恩會否經由這認罪協議爆出更多不利特朗普的「黑材料」,除可能有助「通俄門」調查進展外,更可能對年底舉行的中期選舉帶來直接影響,打擊特朗普民望之餘,如民主黨重奪國會控制權,甚至可對他作出彈劾。一直堅稱「通俄門」調查有如獵巫的特朗普此刻肯定如坐針氈︰火已燒到前下屬身上了,他還可以置身事外多久?

在這「特朗普上任後最糟糕的一小時」內,首先引爆的是馬納福特案的判決,他合共被控逃稅、洗黑錢等18項罪名,主因是他被指以不實陳述取得銀行貸款,且未就為親俄羅斯的烏克蘭政治人物擔任顧問所等的收入繳稅,最終共有五項稅務欺詐罪、兩項欺詐銀行罪及一項隱瞞海外銀行帳戶罪成立,另外十項控罪因未能達成裁決而需要等待控方會否要求重審。雖然各項控罪與特朗普2016年的競選活動沒太大關係(大多是在2014年前發生),惟已罪成的已足以令他的刑期從三年起跳,加上他作為特朗普競逐總統時的競選經理,自然令特朗普的立場變得尷尬——即使他一直堅稱米勒控告馬納福特的這些罪名是「獵巫」。

一小時後「背刺」 牽一髮動全身

但在約一小時後美國媒體指科恩達成認罪協議,人們很快便將馬納福特案丟到一旁,因為本案的重要性大很多︰科恩承認的事實之一是他於2016年受「一名競選聯邦職務的候選人」的指示違反選舉財務法、向兩名聲稱與他有婚外情的女子支付掩口費,而雖然他未有指名道姓,但很明顯指的是特朗普、成人電影演員克利福特及雜誌模特兒麥道格爾,且這些都是在當年總統大選投票日前一兩個月間發生的事。這不但推翻了他在今年二月時稱當年他是用自己的資金給予13萬美元予克利福特的發言,同時亦令特朗普四月回應有關問題的可信度受質疑——尤其是當時有報道指他是透過科恩成立的空殼公司轉移13萬至克利福特。

如果科恩說的都是事實,他認罪的重要性在於顯示特朗普不但說謊、更是在明知犯法的情況下支付該筆掩口費以掩蓋可能對他選情不利的資訊,這已不是普通的誠信問題——且別忘記在此之上還有涉及「通俄門」的指控,他當選的正當性無疑受到沉重打擊。另一方面,這個醜聞對支持他的共和黨也帶來一個大難題︰如果說「通俄門」問題可以在米勒及其團隊未有確實證據之前以各種方式推搪,科恩幾乎明示這筆掩口費是在特朗普的指示下發出,就牽涉到他個人的問題而極難為他護航。離美國中期選舉還有約三個月,說科恩這個時候「背刺」共和黨對共和黨的選情沒影響肯定是說謊——而且公眾還不知道當局會否有更多底牌未揭、又或科恩會否「爆料」,他們在這問題上會否繼續支持特朗普可說是進退兩難。

民主黨勢爭彈劾 成功率極低

自特朗普上任到現在,不時都有要求就其言行以至涉及「通俄門」而對他作出彈劾的呼聲,但今次科恩認罪令相關批評直接燒到他身上,要求民主黨考慮作出彈劾的呼聲自然更旺——但在筆者撰文的現在,有關呼籲主要是來自支持民主黨的意見領袖,民主黨議員們反而未有作太多表態。為甚麼?

在說下去之前,也許要說一下美國政府彈劾總統的程序。法例規定,只有涉嫌叛國、賄賂或「其他嚴重罪行」的官員才可被彈劾,而如針對總統的話,彈劾案需先由眾議院提出、獲多數通過後交付參議院表決,屆時則需要獲得三分二議員支持才會通過;換言之,以目前共和黨控制參眾兩院的情況,民主黨如想要通過彈劾案,勢必要共和黨議員集體倒戈——而這在中期選舉即將來到時無異於自掘墳墓。即使考慮到中期選舉「翻盤」的因素,民主黨也需要打一場硬仗︰即使分析指他們有機會重奪眾議院的控制權,要爭取在參議院獲得三分二大多數將是非常困難,彭博新聞就指民主黨有26席需要守住,但共和黨只需守穩八席就可以。

而美國主流民意對於應否彈劾特朗普也是有分歧的。當地民調機構在今年四月就特朗普、米勒與前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之間的風波作的民調顯示,特朗普如將米勒革職仍不應彈劾他的民眾比支持的多10%。而至上月底同一機構的民調亦顯示,只有約39%的整體選民認為民主黨應在重奪國會控制權後彈劾特朗普,當中只有42%報稱獨立的選民支持。雖然民調距離現在已有大半月因而會有變數,但以「負評」纏身的特朗普來說,這大致顯示仍未有足夠的民意力量推他下台;是因為覺得政策見效?期望社會穩定?這就不得而知了。

只能祈求科恩勿再「自爆」

在這兩宗案件進行期間,特朗普正出席集會活動,因此應是事後才知道情況有多嚴峻,而且他也只有為馬納福特抱不平,大概也明白科恩認罪對他帶來的損害有多大——特別是不知道科恩會否再引爆更多炸彈。他目前能做的,大概就只能祈禱科恩不再爆出更多他的「黑材料」,因影響共和黨選情令他變成「跛腳鴨」是小事,成為美國史上首位被彈劾下台的總統的「美名」應是他最不想獲得的「榮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