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2019年6月27日

2019/04/16 (週二) 12:01上午

新聞專題 代客探監惹官非 「朋友」拗贏終院

朋友這兩個字有沒有定義?素未謀面的facebook「朋友」是朋友嗎?這些問題,去年在終審法院在一宗串謀詐騙的案件中討論過。官司涉及代客探監公司東主及職員,被指訛稱是囚犯的朋友而探監。最終法官推翻原審及上訴庭判決,擴大相關條例中「朋友」一詞的定義。法律條文由文字組織,本身難免有歧義,香港實行中英雙語並行的法律制度,更需要仔細推敲文字和句子,在編寫中文法例時,更要如「倉頡造字」般創造新詞彙。(文:蔡傳威 /圖:香港電台)

事主溫先生曾是在囚人士,眼見囚友無人探望,後來開設了代客探監公司,聘請探監員代客將物資及口訊帶給客人的在囚親友。收押所的探監申請表有親屬及朋友兩個選擇,探監員會填上「朋友」。懲教署認為有問題,將事件交警方調查,後來檢控溫先生及多名職員串謀詐騙。

溫先生及職員尋求港大臨牀法律教育服務中心協助,由律師及法律學生跟進案件。主要爭拗點之一,是既然《監獄規則》中規定的訪客只得親屬及朋友兩類,那麼「朋友」的定義如何?

探監公司被控串謀詐騙

有份協助的港大臨牀法律教育課程總監張達明指出,囚犯缺乏支援,情緒容易低落,可能以不恰當的方法發洩。有人定期關心他,提供精神及物質的支援,對囚犯是很重要,是否親屬或朋友去探並不重要。

但這觀點,得不到裁判法院接納,被告被判罪成,上訴庭亦同樣裁定上訴失敗,上訴庭認為,親友探監是要協助候審囚犯更生及適應,因此朋友一定是囚犯本身認識的人。事主十分失望,但仍繼續委託港大協助上訴至終審法院。

囚犯「朋友」定義惹爭拗

法官在裁決中,用了不少篇幅討論《監獄規則》中「朋友」的定義。法官舉例說,司法制度中「法庭之友」(協助法庭提供意見的非涉案律師),不代表這人與法官要有交情。一段關係的質量,要有幾多才算是朋友,也是難以量度,例如在囚人士一名素未謀面的facebook朋友,又是否合乎條例中朋友的定義?筆友呢?朋友的朋友呢?懲教署人員亦沒有可行方法去核實一段關係是否合乎朋友定義。

探監公司上訴得直

因此法官認為應採取較闊的定義,若符合以下三個定義,探監人士便屬於朋友:一・探監人士被直接或間接要求探監;二・探監人士將精神或物質的支援帶給囚犯;三・囚犯願意被該人探望。最終法官一致裁定被告及職員屬於條例下的朋友,裁定他們上訴得直,撤銷控罪。終審法院再一次作出一個推翻舊有制度,進一步保障個人自由和權利的重要裁決。法律條文由文字組寫成,有文字就難免有歧義,而且香港是唯一採用中英雙語實行普通法制的地區,挑戰就更大。

八十年代政府推動雙語法例的發展,港大法律學院教授陳弘毅、李雪菁曾參與編寫法例中文文本的工作。李雪菁解釋,如土地法的easement,中文原本沒有這個概念,團隊便要在中文這語言中,創造一個合適的詞彙,最後決定用「地役權」,當中「役」有serve的意思。

香港電台與港大法律學院聯合製作《現身說法》(本集「說文解字」於4月21及24日播出)逢星期日晚8 時 30 分於港台電視31;逢星期三傍晚 6 時於無綫翡翠台播映。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視像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