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2018年11月18日

2018/11/09 (週五) 01:24上午

文化通識 禪──創造者的哲學 愈高明的東西愈容易假冒

佛教在印度出現之後,據說,釋迦牟尼對自己所創建的宗教、今後的命運並不樂觀,他分佛法的流傳為三個時期:一、正法時代,約五百年;二、像法時代,約一千年;三、末法時代,約一萬年。

為甚麼這樣提出?學術界有許多不同看法:其中最重要的,是為了正法久住,鼓勵後世的佛教徒承擔使命。因為提出這個理論,其實並非歷史中的佛陀,而是大乘佛教運動初起,上距原始經典已經「五百歲」的時候,佛教精神已經逐漸衰微,有必要重振慧命,發出危機號召,而非真正主張一種倒退的歷史哲學。不過,從人類歷史上所出現的文化看來,的確會有這種情形:在開始的時候十分理想,代表一種新希望,但慢慢就會轉化變異,或僵化、死亡。如周代的禮樂,到孔子時已有「禮云禮云,玉帛云乎哉?」「樂云樂云,鐘鼓云乎哉?」的感嘆。

禪也有這種情形。開宗者都是極有創造力的人物,亦有豪傑氣象,如馬祖、溈山、德山、臨濟、洞山、法眼、雲門,但可惜有些到了第二代弟子已經不行,有些更多只襲得形相,完全不知所謂。

老僧被你喝了一下

例如睦州有一次遇到一個和尚,睦州問他:「最近從哪裏來?」意思是看看他在哪裏受教,有沒有老師?那知此僧二話不說,就大喝一聲。睦州不慌不忙,說:「老僧被你喝了一下。」那僧人不知道怎樣回應,於是又大喝了一聲。睦州神情不動,說:「第三喝、第四喝之後,你會怎樣?」僧人想不到睦州會這樣捉狹他,一下子楞住了。睦州老實不客氣,動手便打,一邊說:「你這個冒牌貨!」

愈高明的東西愈容易假冒

臨濟的喝天下馳名,內含種種玄機,千變萬化,但用得多了,弟子們也東喝西喝,人人都自以為懂了。往往臨濟升堂,還未開口,徒弟們已經先喝了,臨濟只有以喝止喝,最後弄得沒法,於是說:「你們這些人,一味學我;現在我問你們:有一人從東堂出,一人從西堂出,兩人見面時齊聲對喝,你們能分得出高下嗎?誰是賓?誰是主?若分得出,許汝喝;若分不出,以後不得學我!」

這樣說了之後,喝風才減煞了一些。但是,還是有些人隨便玩弄。臨濟很擔心他這套方法被人誤用,臨終時對弟子們說:「我死之後,不要弄丟了我的正法眼藏。」當時三聖隨侍在側,自告奮勇說:「怎麼會呢?不會的。」臨濟說:「那麼,如果有人問你,你怎麼辦?」三聖馬上大喝一聲。臨濟嘆了一口氣,說:「誰知我的正法眼藏,竟然向這瞎驢邊滅卻!」

這就是像法禪。愈高明的東西愈容易假冒。

不語禪者
後來在《廣笑府》中,錄有一則〈不語禪〉。大意是說:有一僧人外號「不語禪」,他甚麼都不懂,別人問他的問題,全仗兩位侍者代答。適有一遊方僧來參,問:「如何是佛?」恰恰二侍者外出,此人手足無措,只好東張西望,看看侍者在哪裏。參者又問:「如何是法?」此人不會答,唯有看上又看下。參者再問:「如何是僧?」此人避無可避,只好閉上眼睛。參者最後問:「如何是加持?」此人無法,只好伸出手掌。

豈料參者十分滿意,禮拜離開。室外遇到侍者回來,問起情形,遊方僧道:「剛才我向禪師請教:如何是佛?禪師東看看,西看看,意思是說:人有東西,佛無南北;我又問法,禪師看上看下,意思是說,是法平等,無有高下;我再問僧,禪師閉上眼睛,意思是說:白雲深處臥,便是一高僧。最後我請求加持,他伸手,意即接引無限眾生。他真是一個大禪師,足以使人明心見性。」

侍者進室,還未開口,這位不語禪者已經大罵:「你們去了哪裏?害得我丟人現眼:他問佛,我東看你們又不見,西看你們又不見;他問法,我感到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他問僧,我無奈何,只好裝睡;最後他問加持,我甚麼都不懂,加甚麼持?只好伸手做叫化子去。」

這雖是個笑話,但足以反映禪流俗化之後,魚目混珠的人已多,以假害真,最後就會被人厭棄,一體衰落。(摘自《禪──創造者的哲學》,法住出版社出版)

本文作者 霍韜晦 簡介
霍韜晦教授為當代著名的國學大師、思想家、教育家,中國文化之開新者,亦為本港及海外多項教育及文化事業的締造者。其學問橫跨傳統現代、東西與西方、時代與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