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2018年12月17日

2018/06/15 (週五) 01:09上午

廿一世紀活化儒家思想的奮鬥者(下) 霍韜晦一生無悔 性情教育再植靈根

一代哲儒霍韜晦教授於本月六日離世,他畢生致力於活化中國文化的工作,並把希望全寄託在文化教育、生命教育上,深信「廿一世紀是教育的世紀」。

曾經,中國文化花果飄零,當代新儒家都希望文化的種子能重返大陸,再植靈根。霍先生直承孔子的教學精神,提倡性情教育,作了許多努力。然而,在國內第一所落實性情教育的學校,並非在鄰近香港的深圳,也不在繁華的上海,而在交通偏遠的羅定市……

靈根再植

1999年,從香港到廣東省羅定市要花十多小時的車程 (當時還未有高速公路),路上崎嶇不平。那年冬天,天氣很冷,霍教授帶着學生,冒着雨,到羅定為喜耀粵西學校招生,他們每家每戶的敲門,問人家有沒有適齡的孩子,有的話,就坐下來跟家長說:「我們為了推動性情教育,準備辦一所學校……」

在市內舉辦的家長會上,有家長問:「霍教授,你為甚麼對羅定這麼好,老遠來這裏辦學校,我知道了,你一定是羅定人!」霍先生否定了,家長又說:「我知道了,你的媽媽肯定是羅定人,否則你怎跑到羅定來?」

這些問題,是當年家長最常問的問題。事實上,在羅定辦學之前,霍先生家鄉南海的官員就曾慕名邀請他到那裏辦學,並且要辦最好的學校,霍先生聽了之後很高興,可是談下來,他問了一句:「這學校能否招收本地孩子?」那位官員說:「不可以,我們要辦國際學校,為境外投資者的子弟服務。」於是,霍先生斷然拒絕。官員無法明白,光就是所撥的地,當時已值二億元,辦起國際學校,可以收費很貴,賺很多錢,為甚麼不辦呢?其實,像這樣的邀請也不獨南海,上海市及其他地方也有人提出過,可是他們要辦的都是國際學校……

後來,新任羅定市市長李堯坤上任不久就邀請霍先生到羅定辦學,因為他曾讀過霍先生的書,很敬佩霍先生的學問。霍先生提出的條件是:「要收本地孩子」。市長答應了,於是,「喜耀粵西學校」就這樣辦了下來。關於上面家長的問題,霍先生說:「那時候,境內原是不能辦民辦學校的,有人給我們這個機會,別說羅定,就是再遠的地方我們也會去。」

另一個早期家長時常問的問題:「你說的性情教育那麼好,學生學了成績會好嗎?」霍先生總是滿懷信心的回應說:「學生性情開發了、人品好了、懂得感恩、珍惜,自然會發奮,成績一定好!」六年後,第一屆六年級學生參加公開考試,結果成績出來,平均分是全市第一名。之後學生每年的成績都一再證實霍先生這句話,今天不會再有家長持這些疑問了。喜耀粵西學校第一年只招了18名學生,之後每年大幅增加,從幼兒園到初中生,至今學生已有千多人,學生品格好、成績好,早已成為地方的名校,每年都有中外教育界人士前來參觀、取經。

樂教:性情歌與性情劇

在「百年儒學」學術會議的最後一天,大會安排了「性情歌曲音樂會」,由喜耀合唱團和喜耀粵西學校的老師一同演繹霍先生撰寫的性情歌,學者聽了都深受感動。武漢大學的張杰教授感慨地說:「孟子說:『仁言不如仁聲之入人深也』,我似乎突然領會了孟子的教誨在我們當代社會的意義。」華南農業大學的高立梅教授說:「才聽第一首歌〈你要感謝誰?〉,我馬上就淚流滿面,我覺得這不僅是音樂,而是一種由心唱出來的東西,是人的性與情的真純展現。」

霍先生說:「孔子開發學生的性情,除了平時隨機應答、因材施教之外,還使用六經 (《詩》、《書》、《禮》、《樂》、《易》、《春秋》)作教材。其中的《樂》就是藉着藝術開發人的性情。為此,我創作了許多性情歌,也開創了性情劇。一首歌、一句台詞,能呼應內心的性情,直入人心,從這方面講,力量往往比你讀一篇論文要大得多! 近十多年來,我們的喜耀合唱團和喜耀話劇團也作過不少演出,感動過不少人,希望性情教育能透過不同生活模式,融入社會,遍地開花。」

文化精神的繼承

「事實上,儒家思想走到今天,關鍵已不在理論,不在詮釋,而在文化精神的繼承,要繼承孔子的教育精神,讓每個人的生命得以成長,至少要做個正直向上的人,認定自己生命成長的方向。近年,我辦國學班,就是希望培養更多人能接上這種精神,因為國學其實是立國之學、立人之學、立本之學,這些都不僅僅是知識,而是要用心去接引,去體會、去實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