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2017年8月24日

2017/08/11 (週五) 12:00上午

多變的女人 劉美君

如果只能用一個字來形容現年52歲的劉美君(Prudence),必定是個「變」字。跟她見面之前,主要都是從那些意識大膽的歌曲去認識她,總之對Prudence的感覺,就是比較前衛、豪邁、我行我素,不論是歌聲還是個性,都十分鮮明。世界上有很多「外表斯文,內裏Open」的人,Prudence卻恰好相反,她自言:「人係有好多面嘅,每個人都係,我外面豪放啫,其實內裏好傳統。你睇我好西人化,但我Upbringing係我媽咪,學校又教得我好好,所以我亦認識好多中國傳統禮儀。」

撰文:鄧穎琪 攝影:L
髮型:Gary Sun @ Hair Corner
化妝:Kris Wong
場地:The Pottinger Hong Kong

Prudence往往是個「估你唔到」的人,你想投其所好,給她甚麼驚喜嗎?Sorry,恐怕不會成功。天下間的女人都善變的,但Prudence「五時花、六時變」的程度更是誇張,變到連自己都有點吃不消,「我好極端,你唔能夠鎖住我一樣嘢,我思想成日都跑來跑去,但我鍾意畀佢跑。」
別嘗試揣測我
Prudence直言自己無定向到連本人都覺得難以捉摸,「我係Gone through phases嘅一個人,一輪咁樣,一輪又咁樣,可能呢輪我髮型師同我整頭髮,我話好靚,但佢一個禮拜後同我整,我覺得好肉酸,佢會話唔係喎,上星期都係咁同你整,但我就會話:『唔得呀!唔好哩,真係唔好睇,好核突呀!』」這樣的確讓身邊人比較無所適從,因此她也笑言,很難有人氹到她開心,「就算男朋友都唔得㗎!冇人做到呢樣嘢,如果你想畀Surprise我,係Surprise唔到,可能你會無端端走嚟捉我路,我唔鍾意就唔鍾意。我啲仔女都成日話唔知媽咪想點,不如都係直接問佢啦。」
如此一個善變的女人,要她靜靜去部署未來、構思甚麼鴻圖大計,實在太高難度了,Prudence從來都懶得刻意計劃將來,也不會想得太長遠,大概就如她的名曲《最後一夜》所言,「以後未來是個謎」吧?「基本上我係個冇腦嘅人,哈哈!我唔用腦,我創作所有嘢都係好Instant,鍾意同唔鍾意都係嗰一刻,嗰個Moment想點樣,真係諗唔到太遠。就算你叫我講下個禮拜嘅嘢,我可以嘅,隨口噏吓囉,到嗰個禮拜又唔係嗰回事。」

紅館非演唱會
對Prudence來說,10月中舉行的《劉美君Karma Chameleon千色》已是她目前最有計劃的大Project,在紅館舉行的,應該是演唱會吧?不,Prudence很抗拒這個講法,花了不少唇舌去解釋這個前無古人的演出絕非演唱會,也不是音樂劇,「呢個Show more likely係一個以音樂為主,但成個係好有劇情性,牽動到大家情緒波動,喜怒哀樂,甚至係痛嘅音樂歷程。」有樂迷說,平時光是聽Prudence的歌已感覺到豐富而沉重的情感,引起無限聯想,今次她希望連同更多視覺效果,將戲味再加強。
演出中文名「千色」,除了顏色之外,亦象徵着Prudence的多重角色,包括:女兒、嫲嫲、母親、曾經的妻子、女朋友及朋友等,加上Prudence從人生經驗所領悟到的,為作品各個角色注入生命。她甚至認為,即使視障或聽障人士入場欣賞這個演出,都一定有所感受,「一個失聰嘅人去演唱會,係唔知啲大型歌舞做緊乜,淨係見到成班人郁郁郁,但我哋希望呢個咁強烈戲劇性嘅嘢,就算佢聽唔到,視覺上都會知發生緊咩事。假使間你睇唔到嘢,齋聽個Music嘅編排都會感覺到『嘩!佢好似一路講緊啲嘢喎,唔係聽隻歌咁簡單。』」
明天一定更好
“Chameleon”解作變色龍,牠們去到不同環境都會變出一身保護色,適應力之強不僅與Prudence相似,她比變色龍更優勝的,是那種打不死的性格,「喺呢個圈行咗咁多年,如果劉美君係一個牌子嘅話,我Sell緊嗰樣嘢就係,無論我跌幾多次,都可以爬返起身;痛幾多次都可以絲毫無損咁企返起身。」
曾兩度離婚的Prudence絕對是個有經歷的女人,講到跌得最痛的一次,她選擇如此回應:「人生點解可以開心,可以好好咁活住過?就係當你唔開心,發生咗、跌咗、痛咗,你能夠做到Forgive and forget嘅地步,起返身之後就唔會再去諗嗰樣嘢係點,亦唔會Compare邊樣痛啲,你都唔諗咯,都忘記咗,點會有『最』嗰樣嘢?冇嘅,除非到死嗰日啦,如果唔係都唔會知。」她就是樂觀地深信,無論身處任何絕境,將來都一定有好事發生,「當你跌,你喺個低嘅地方,一定只可以上樓上㗎啦?有咩咁慘啫?損完就只有好㗎啫,唔會死㗎!」你說她童話也好,阿Q精神又好,總之在劉美君的世界,所有故事都會Happy Ending,只要你相信便一定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