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2018年8月22日

2017/03/24 (週五) 12:00上午

分身 何雁詩

近年有部分年輕人成為“Slash”,不只專注於專一職業,反而是發展出多重身份,有人可以同時是作家、歌手和插畫家多重職業,將不同的技能套用到不同的工作崗位上,他們認為這是一種生活態度,拒絕被工作控制生活的做法。何雁詩亦成為了一個Slash,歌手出身,同時兼顧學生、演員和主持的身份。不過針冇兩頭利,何雁詩最想做的,始終是專注於音樂上,所以決定停學,將更多時間投放在其他工作上,「所有目標都需要某程度嘅付出,所以依家拍劇都冇咩問題,咪捱吓先囉!但長遠當然希望可以專注做歌手。」

撰文:Crystal 攝影:Jonas Chan
Makeup by Leo Tam@Annie G Chan
Hair by Green Cheung@FIFTH salon
Styling by Grass Yu Outfit by MO&Co.

參加《超級巨聲》時,何雁詩(Stephanie)只有16歲,當年貿貿然決定簽約無綫,開展星途,不少人以為她以「玩玩吓」的心態做決定,又或者只會有3分鐘熱度,但隨着今年踏入入行的第8個年頭,大家終於看到Stephanie的決心, 她甚至為了投放更多時間在演藝事業上,決定休學。「我好細個已經會自己打算,爸爸媽媽亦都知道我係一個對自己要求好高,會自我鞭策嘅人。但我發覺真係搵唔到時間去同時兼顧幾樣嘢,考慮咗足足半年,都決定同佢哋講我想唔讀書,不過佢哋竟然話:『唔緊要啦,書幾時都可以讀,你大咗肚先讀都得㗎!』我先發現原來我屋企人冇我想像中咁傳統,甚至比我更開放,其實佢哋最重要係想我開心同肥肥白白。」
拍劇人生
為了當歌手的夢想,難免要作些犧牲,Stephanie不但放棄了大學的生活,甚至要開始接觸一樣自己從來未試過的新挑戰——拍劇,「一開始我好唔想拍劇同做主持,只係想唱歌。但長遠咁睇,我嘅屋企人會因此而好擔心,佢哋會驚我將來老咗,自己一個人以後點生活。所以我就決定,OK!唱歌我要堅持住,但係音樂嘅Job相對比較靜嘅時候,要搵啲嘢畀自己做。唔想下下都問屋企人攞錢,想令佢哋可以安心同安樂,咁拍劇亦都可以幫我搵到自己嘅情緒,如果唔係我應該冇咁多人生經驗。」
雖然要接受演員這個新身份,但Stephanie認為只要妥善分配時間,最終都可以做到自己最愛的事,「對於我嚟講,人生係馬拉松,我唔會畀呢幾年去斷定我人生成唔成功,希望好多年之後,都可以同大家講,我係熱愛音樂,我係唔會忘記呢個初衷。能夠實現夢想,依家可以喺台上唱歌同出到碟,咁所有辛苦都係值得。」
開心放出嚟
鏡頭前的Stephanie總是笑嘻嘻,正能量爆燈,以為她就是現實中的「樂天傻大姐」,但原來只是情緒化的她選擇將失落的一面收起,「我選擇將開心嘅一面放出嚟,身為一個公眾人物,我唔想帶負能量去畀其他人,希望連小朋友都會覺得做人都可以好開心,所以我會將唔開心留番畀自己、留番畀屋企人。」將失落、傷心硬食,甚至連之前拍拖時都不願意向男友分享,難怪她形容自己的感情狀況與新碟“Lost in Love”一樣迷失,「可能因為我近年太Focus喺事業上,忽略咗愛情呢方面,所以都算係迷失咗。不過都係一個階段嚟嘅,如果下下都好清楚自己做緊咩,咁就唔真實啦!」 雖然口中說着暫時想獨立,但哪有少女不想談戀愛,可能Stephanie只是等待那位可以令她變回Drama Queen的白馬王子出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