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2017年7月22日

2017/05/19 (週五) 12:00上午

《失眠》 好人是這樣成魔的

在本周上映的新片中,《失眠》肯定是最備受注目與期待的一部。邱禮濤跟黃秋生這個奇妙組合,炮製過不少在題材和風格上極具特色的作品,其中93年的《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飽》和96年的《伊波拉病毒》更被公認為香港電影中的Cult片經典。相隔21年,二人再次回歸恐怖驚慄題材,新作《失眠》非常血淋淋兼且極之瘋狂。
撰文:熊秉文(bluekidult@gmail.com)

《失眠》在早前的香港國際電影節特別首映「導演版」,強調一刀不剪,開賣時,門票火速被搶購一空,網上不時看到徵求戲票的發帖。觀眾對那兩場放映如此熱切期待,全為了想一睹傳說中的震撼場面。但其實,那因應電檢尺度而被剪掉的3個短鏡頭,合起來只有短短的21秒。
回歸香港電影獨特類型
《失眠》的英文片名,其實已經披露了當中的主題──一個關於失眠的咒詛。電影一開始,導演以家庭錄像的方式,帶出了丘夢熙(吳俐璇飾)家中發生的怪事,那種帶有實錄形式的處理,驚嚇效果不時嚇觀眾一驚。然後,我們看到大學醫學院教授林惜家(黃秋生飾),他正在研究人類長時間不眠的方法。丘夢熙是惜家的前女友,她因為家人遺傳失眠症狀的事情,向惜家求助。原來,惜家的爸爸林醒(黃秋生分飾)生前也受到失眠的折磨,那時候是日軍侵華的年代……
要是你看港產片長大,你觀賞《失眠》的時候,會聯想起從前邵氏年代的降頭電影。《失眠》裏包含這種近年少見到的降頭和茅山術的元素,令到整部電影的恐怖驚慄氣氛更為濃烈。另一方面,導演和編劇藉着故事中兩個年代,兩個家庭的遭遇,道出了「冤有頭,債有主」這個永恆不變的因果報應的題旨。但其實在《失眠》裏,所謂壞人,本質上都是好人,只是當好人處身於一個身不由己的處境,逐步逐步成為了惡魔。
盡情挑戰尺度極限
相對於《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飽》和《伊波拉病毒》的那種低成本土炮的粗糙感覺,這次《失眠》是一次打磨得精美的影像作品。畢竟,電影技術向前進步了21年,有些觀影上的舊情懷與感覺,已經回不了從前。諷刺的是,這種有點失落的感覺,是看數碼電影長大的新一代觀眾,所沒法明白與體會的。
當然,相隔了21年,邱禮濤的導演技法已經出神入化,黃秋生的演技更是登峰造極,這個神奇組合再次合作,成功打造了一部這個年代的恐怖驚慄新經典。喜愛這類題材或影像刺激的觀眾,也會為着《失眠》那份放膽盡情挑戰電檢尺度的成果,而邊看邊掩臉,邊看邊驚呼,然後大叫過癮!

《失眠》
(The Sleep Curse)
導演:邱禮濤
主演:黃秋生、衛詩雅、林家棟
片長:101分鐘
公映日期:現已上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