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文

2018年10月20日

政治有序 陳凱文

2018/05/17 (週四)

粵普之爭為何又被挑起?

上月底,教育局小學普通話課程配套資料內的一篇文章,被網民挖了出來,隨即引來不少的批判。該篇文章由中大普通話教育研究及發展中心專業顧問宋欣橋所撰,認為「母語」的「語」是「語種」,而粵語是一種漢語方言,所以不宜把「粵語」稱作「母語」。誠然,宋教授對於「母語」的定義,跟大眾理解不同,加上近年來粵普之爭愈演愈烈,自然惹來不少非議。

舊資料vs搶手機

可是,縱觀今次爭議,大家卻會發現一個有趣現象:教育局亦早在2013年,已把該篇文章收錄在配套資料夾內。為何要等到今天,才有人挖出來鞭撻?更有趣的是,該文被挖出來之前,當時的輿論焦點,其實是民主黨許智峯的搶手機事件。這不禁使人懷疑,究竟今次爭議背後,有甚麼政治操作在裏頭?

畢竟,泛民在搶手機事件後,不斷遭到建制派的攻擊,而泛民聲稱許智峯搶手機的原因,是政府派出「狗仔隊」跟蹤議員,理由也頗為牽強。他們雖然到後來,已是意圖重提周浩鼎的文件門,減輕搶手機事件的負面影響,但是他若要轉移視線的話,自然需要一個更加吸睛的話題。從政治策略的盤算角度來說,找一篇內容具爭議性的舊文章,使人把注意力放在所謂的粵普之爭上,便能變相減輕了反對派的輿論壓力。

更值得留意的是,泛民蓄意挑起粵普之爭,早已不是新聞,甚至成了指定動作。他們不斷製造各種輿論,聲稱港府有意矮化粵語,利用現行的「普通話教中文」(普教中)政策,達至打壓粵語,甚至消滅粵語的目標。問題回來了,香港的語言生態,在回歸後又是不是出現甚麼轉變呢?

「普教中」vs自願參與

答案是否定的。事實上,粵語至今仍是香港的常用語言,使用人數高達88.1%。根據《基本法》第九條和《法定語文條例》,中文是法定語文。粵語、普通話及其他漢語方言都是中文,自然享有法定語文地位。至於「普教中」,香港自08年推行以來,從來都是任由中、小學自願參與,沒有任何硬性規定和強迫成分,泛民主派所聲稱的打壓、消滅粵語,究竟從何談起?

陳凱文
香港學研社

陳凱文